搜狐彩票app下载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內蒙古扎旗:四五級風掀起異樣扶貧工程蓋頭

        10月17日是中國第3個扶貧日。這三年來,在中央“精準扶貧”思想的框架下,各地扶貧工作取得了長足進步。

       然而,一些地方也出現了怪現象:層層加碼、不實不準、濫用扶貧資金等。不僅扶貧工程質量不斷出現問題,甚至國家專項撥付資金的利民工程建設,變成了“有償服務”。

       日前,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就出現了這樣一個引發村民質疑的生態移民工程。
   
       四級風掀翻牛棚蓋兒,村民維權發現“貓膩”
 
        “今年5月一場并不大的風,就把給我們移民新建的多個牛棚蓋子掀翻了,還掀掉好多戶的新房天棚!我們在討要說法時,才知道被騙了:村支書兼村主任喬某以為我們建新房、牛棚、院墻為由,向我們每戶收了3.34萬元。而建民房、院墻是上邊撥款!更讓我們不滿的是,民房、牛棚被他們搞成了‘豆腐渣’工程。在55戶移民中,只有迫不得已入住的七八戶,我們沒有入住,因為我們怕被砸死!民生工程成了‘豆腐渣’工程,我們依法上訪,卻沒有任何結果。”

       2016年10月8日,曾任村支書的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查布嘎圖蘇木保安村村民尚廣義站在村民中間,對接到投訴后趕赴事發地采訪的記者說。
 
       “如果不是這場風,我們至今還被蒙在鼓里!”村民張良也對記者道出同樣原委。

       “這是什么質量啊?如果是大風,情有可原,可是那風并不大,就把林志文、張凱鵬、馮國柱、馬建友等家的牛棚蓋子給掀翻了,還把很多家的新房頂棚弄掉了。”尚廣義稱。
 
        來到移民新村林志文家,他的母親徐桂花手指只剩墻體的牛棚,告訴記者:“那風不算大,就把棚蓋子弄掉了。”

\
         (身患重病的徐桂花告訴記者,她的兒子林志文和其他多戶移民牛棚的頂棚都被風掀翻了,而且林志文家的新房頂棚也掉了下來,砸中了4歲孩子的頭)
 
        “沒有用水泥澆筑,把這棚蓋子和墻固定到一起,只用稀泥,把固定棚的鋼筋,只是簡單地和墻糊到了一起,能結實耐用嗎?!”村民徐桂花稱:“這墻是‘二四’墻,寬度只有240mm,太薄了,而且只用稀泥把磚粘到一起,根本圈不住牛啊!”
 
        “用稀泥砌墻,為的就是省錢!”尚廣義稱,“別說養牛,脾氣大點兒的成年豬都圈不住!生態移民工程,是給移民實用的,不是擺樣子的!”

       “你看看,這像小手指粗細的鋼筋,不用水泥和墻體固定在一起,只用稀泥糊弄我們老百姓!”在村民張凱鵬家,他手指被掀翻在地的牛棚子上的鋼筋“抓手”對記者說。

       “那天的風有幾級?”記者問。
 
        “我們只記得風不特別大,不知道有幾級。”村民李海云答。

       記者立即通過百度查扎魯特旗2016年5月的天氣情況得知,整個5月份,當地最大的風力是5月3日、4日的5到6級;在5月10日前后兩天,最大風力是4到5級。

       “出了這樣嚴重的質量問題,我們就找到了旗政府農牧部,一位40多歲的男同志告訴我們,住宅、院墻都是上邊撥款,不是老百姓出錢。這時我們才明白,我們被騙了!”張良稱:“沒有人告訴我們民房和院墻是上邊撥款建造。”

       張良的說法得到了尚廣義、楊占明、賈國臣等人的證實。“那天,我們都在場。”尚廣義稱。

       “村里以給大家建房屋、牛棚及院墻為名,每戶收取了3.34萬元,修建一個80平米的牛棚憑什么要這么多錢?我們去找,蘇木政府答復說建牛棚需要2.7萬元。其實這2.7萬也是超過了實價的一倍還拐彎!何況房屋、院墻實際上是由上邊政府出資修建的。”尚廣義激動地說。
 
        村民代表周繼興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各種花銷加起來,有1.2萬元足夠了。

\
(村民代表周繼興向記者介紹相關情況)

       “我們要求退錢,沒人搭理我們。還有一些牛棚沒有動工,我們要求自建,他們也不同意!我們要求喬某公開所收錢款的具體使用情況,仍然遭到拒絕。”尚廣義稱。 
 
       “為了解決問題,今年6月,旗政法委賈書記帶著旗政府法制辦的張主任等人,到蘇木政府二樓開會,他把村主任喬某等人都喊過來了,也把喬某等人給訓了。”張良稱:“可是后來仍然沒有結果。” 

       上邊撥款建造民房的移民小區項目于2014年上報,保安村委會在1年以建民房等為由向村民收取包括建民房在內的巨額自籌款

       “2015年5月,喬某找到我們,說上邊要搞生態移民項目,給每戶建房屋、牛棚及院墻,需要向每戶收取3.34萬元自籌款。”尚廣義手指落款為查布噶圖保安村的《保安村養殖小區各戶建房、棚舍、磚墻規格》這份告知單對記者說。
 
        “大家一算計,這很劃算。很多人家就借高利貸交了款。他們在我村共收款142.1萬元。”張良稱。 

       尚廣義和張良的說法,得到了周繼興、馬平、林志文、紀秀英等村民的證實。

       記者隨后向村民索要交款憑據。

\
(村民向村委會交3.34萬元的收據)
 
       張良向記者提供的他的交款憑據顯示,收費事由為:“收養殖小區建房自籌自(資)金款,收費金額為3.34萬元,時間為2015年7月16日。”

       查閱相關資料記者得知,保安村移民小區,原為養殖小區。后被立為農村牧區生態脆弱地區移民扶貧項目。該項目于2014年6月,由查布嘎圖蘇木向旗委農牧部申請上報。旗農牧部于2015年4月制定實施方案,經通遼市委農村牧區工作部、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局、農牧業局、扶貧開發辦公室等部門批準建設。建設內容按照《扎魯特旗2015年度生態脆弱地區移民扶貧工程實施方案》實施完成。該項目共分上級投入和群眾自籌兩部分。一是正房部分由旗農村牧區工作部負責,扎魯特旗宏遠建筑安裝有限公司中標承建,資金來源為項目投入。二是棚圈部分由保安村委會負責組織實施,資金來源為群眾自籌。

       那么,為什么在2015年7月16日,保安村委會還以建民房等理由向每戶村民收取了3.34萬元的巨額自籌款?是村委會不知情嗎?據尚廣義、張良、周繼興等多名村民證實,早在2015年5月,喬某主任在向村民下收款通知時,查布噶圖蘇木政府財政所長、駐村干部李國忠就在場。難道,他也不知情嗎?這究竟是為什么?
 
        全部驗收合格的55棟民房,入住者寥寥,村民稱“怕被砸死” 

       “這個移民小區的55棟房子,在2015年11月30日,就全部完工了。旗農村牧區工作部組織的多部門驗收,這些房子全部合格!”尚廣義稱:“其實,房屋及牛棚的質量因為以次充好、偷工減料等原因,存在嚴重問題。”  

       “不僅多家房屋漏雨,而且,承諾給我們的民房用琉璃瓦,被換成了樹脂瓦,僅僅這一項每戶就少用1萬多元!而且這瓦非常不結實。”尚廣義說著就彎腰撿起一片,像掰鍋巴一樣,毫不費勁地掰成了兩片。

       “給我們吊的天棚,那真叫糊弄,給他們自己家搭的黃瓜架子,都比這結實。那吊天棚的PVC板,更是對付人,像煎餅一樣薄脆。”尚廣義說。

       可能是看記者流露出懷疑的神情,李海云把記者領到了林志文家,手指頂棚告訴記者:“你看那是怎么吊的棚?”記者看到,整個棚掉了一小半,露出了由粗細不等的木條搭建的棚架子。

       “他們太能糊弄人了,把PVC板用釘鞋的小釘子一釘,就完活了,怎么能結實?能不掉嗎?林志文、馮國柱、李海云等很多人家的棚都掉了。林志文家的棚掉下來都把孩子砸在了下面!你再看看這棚板多脆!”李海云說著,很輕松地就把從地上撿起的一塊PVC板掰成了小片兒。

\
(村民李海云告訴記者,很多人家的新房的頂棚都掉了。吊棚用的PVC板像煎餅一樣薄脆)

       “家家戶戶都是這樣,我們反映情況,沒人搭理我們!”尚廣義稱。

       “你再看看我們的防水坡,那叫什么質量?”說著,李海云把記者領到了門口。他蹲在地上,用手輕易地就把澆筑在墻根的水泥掰了下來,又像掰玉米餅子一樣掰成了一塊塊兒。

       “水泥標號不夠、使用量不夠,搶工期冬天施工,都是造成這個問題的原因。”尚廣義稱:“這種情況普遍存在。防水坡是保護房基的重要部分,現在很多防水坡都破碎了,房子能安全嗎?!”

       “我家的問題更嚴重!”村民李占玉把記者領到了他家,并手指他家的房門上方說:“這里原來有承重橫梁,因為他們訂的門大了,就把橫梁撤走了。他們也不再安裝承重的東西,用泡沫堵了一下,就完事兒了。這樣的質量,農牧部組織的驗收,就能通過?!”

\
        (村民李占玉告訴記者,他家的房門上方的承重橫梁被撤走,施工方用泡沫堵了一下,就通過了旗政府農牧部組織的驗收)

       “在2015年年底就通過驗收的這55棟房子,現在住進去多少戶?”記者問。

       “七八戶吧。”尚廣義稱:“都是無房可住別無選擇的人家才冒險來住。”

       尚廣義的說法,得到了張良、張凱鵬、周繼興、李海云等人的證實。

       “其他人家為什么不住?”記者問。

       “怕被砸死!”張良稱:“這種質量的房子,只要有地方可住,誰也不愿意來這兒住!”

       蘇木政府和旗政府給訪民的答復

       “我們上訪,要求蘇木政府、旗政府對所建的房屋、棚舍質量不合格,每戶自籌的3.34萬元去向不明等問題,做出答復。終于,他們給了答復。”尚廣義說著將2016年6月4日,查布噶圖蘇木做出的《關于林志文等信訪事項的處理意見書》和6月29日,扎魯特旗人民政府做出的《關于林志文等人信訪事項的復查意見書》交給了記者。
 
        查布噶圖蘇木的“意見書”稱,該項目小區房屋已由旗農村牧區工作部組織相關部門驗收合格。棚圈完成30棟,正在建設20棟,未建5棟。年初以來,房屋、棚圈出現了不同程度損壞。其中,房屋部分室內PVC板掉落的2戶,樹脂瓦松動的2戶,房蓋透風涉及每戶。棚圈部分棚蓋直接掀掉的有4戶,嚴重松動的有6戶。該項目房屋部分已由農村牧區工作部組織相關單位聯合驗收合格,因此是否是質量問題我蘇木不能確認。保安村委會向小區村民發放了建房、棚舍、磚墻規格告知單,并不是真正的合同,也未注明自籌資金的具體用途。規劃應以旗農村牧區工作部具體招投標為準。關于安裝過程中質量不合格,造成瓦體與墻體松動和脫落,房頂有漏洞和裂痕,出現部分房屋漏雨的問題,這些問題部分是存在的。因施工方在定制室內門時,規格與門口有誤差,導致室內門口鋼筋磚有部分剪斷。部分防水坡出現壞損問題。

       對于牛棚的質量問題,“意見書”稱,年初以來,小區部分牛舍受到損壞。其中,棚蓋直接掀掉的有4戶,嚴重松動的有6戶。因小區還未完工,所以未組織有關單位進行驗收。

       對于村民自籌資金問題,“意見書”稱,每個棚圈工程造價2.8萬元,村里通過與承建商協商確定為2.7萬元。同時,通過與喬某核實,最后確定每戶建圍墻自籌0.64萬元。兩項合計3.34萬元,并分別于2015年2月10日和2015年5月9日兩次通過戶代表會議研究通過。后來因圍墻列入“十個全覆蓋”工程,每戶自籌的0.64萬元為自籌戶安裝了鍋爐、暖氣、建設大門垛和大門等。保安村實收44戶共計142.1萬元。支出135.96萬元,其中,付棚圈建筑商王雷明116萬元。按照“村財鄉管”要求,蘇木經管部門只負責自籌資金的管理,具體使用由保安村支配。因為棚圈項目還沒完工,所以還沒有到驗收環節,對棚圈是否存在質量問題還不能確認。

       “意見書”給出了這樣的處理意見:由農村牧區工作部責令承建商,限期一周內進行維修,如小區群眾阻礙維修,后果自負;蘇木政府責成保安村委會組織承建方和業主代表組成三方聯合調查組,對小區已建完和正在施工中的棚舍進行徹底排查,建立調查檔案。對確實有問題的與業主達成協議,制定相應解決方案,該維修的維修,該重建的重建。對未建設的要認真吸取教訓,嚴把質量關,高標準建設,防止發生類似問題。如果小區群眾與承建商在價格認定上仍不能達成一致,由村委會、承建商、業主三方委托有資質的第三方對工程造價進行審計,以第三方出具的審計報告為準,多退少補。如果小區群眾與承建商達不成一致,由保安村委會組織群眾與承建商雙方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后續工作由保安村委會妥善解決。

       “我們不服這個‘處理意見’,向旗人民政府提出復查申請,于是,旗政府做出《關于林志文等人信訪事項的復查意見書》。”尚廣義對記者說。
 
        “復查意見書”稱,經旗政府研究決定,生態脆弱地區移民扶貧工程項目的正房部分由農村牧區工作部協調有關單位加強該項目的質量監督,確保工程質量;群眾自籌資金所建的棚舍、大門等建設項目由查布嘎圖蘇木政府配合質監部門加強監管;責成查布嘎圖蘇木政府指導保安村委會對群眾自籌資金使用情況進行公示,并負責協調工程款結算相關事宜,如協調不成,引導群眾通過訴訟途徑解決。對群眾要求舉報其村主任違法違紀情況的,可向紀檢監察部門進行舉報。

       “民房的頂棚到現在絕大部分都掉了,防水坡絕大部分都壞了,都需要徹底重整;牛棚絕大部分是用稀泥砌的墻、粘的頂棚,都需要重整;應該退給我們的錢,他們不退。蘇木政府和旗政府給我們的答復,對于民房和牛棚的質量問題,輕描淡寫;對我們的承諾,也沒人落實!”尚廣義稱:“有誰真正為百姓解決問題呢?! 此外,我們連續上訪后,喬某還讓每戶在3.34萬元基礎上再交600多元!”

\
(村民尚廣義告訴記者,因為他們連續上訪,現任村主任喬某讓每戶在3.34萬元基礎上再交600多元)

       “他們以為,移民工程就可以隨便糊弄,我們不答應!”張良對記者說:“我們一定要討個說法!”

       查布嘎圖蘇木:我們幫助村里落實項目
 
        在扎魯特旗旗委宣傳部,記者采訪了原查布噶圖蘇木政府財政所長駐村干部、現查布噶圖蘇木政府副鄉長李國忠。

       記者:“二四”墻能養牛嗎?鄉里是否有統一的規范、統一的要求?還是喬某和承建商想蓋啥樣蓋啥樣?

       李:有一套立項。當地牛棚都是“二四”墻。

       記者:蘇木政府為幾個村搞了生態移民?

       李:3個村,保安村55戶、阿古拉村90戶、被烏嘎拉吉40戶。

       記者:是否公示?

       李:開村民大會了。

       記者:開會說沒說國家撥多少錢,每戶攤多少?

       李:沒有。當時我們也不知道。

       記者:說建民房、牛棚、院墻?

       李:是。

       記者:收取3.34萬元,是喬某他們決定的,還是經鄉里批準的?

       李:我是包村的,讓我幫助他們運作。

       記者:這樣重要的項目,鄉里是否委派領導抓這個項目?

        李:沒有。我包村時,讓我幫助喬某落實項目。
 
       記者:建房和牛棚時,沒有明確你負什么責任?

       李:以村委會為主。

      記者:好多人家漏雨、天棚掉了,蘇木知道嗎?

       李:知道。我調查了。

       記者:施工中有監督嗎?

       李:有。

       記者:你也經常監督?

       李:偶爾。我還有“十個全覆蓋”工作要做。村里有兩個人負責。

       記者:驗收了嗎?

       李:民房驗收了。

       記者:驗收合格了嗎?

       李:當時合格。

       記者:這55戶究竟給撥了多少錢?

       李:不清楚。

       記者:到目前只住進去七八戶。村民說,不敢住,因為質量問題。你是否知道?

       李:大部分老百姓認可正房。

       旗政府農牧部:驗收我們也不能每戶都撬開啊

       在旗委宣傳部陳副部長的協調下,農牧部的婁副部長接受了采訪。他告訴記者,2015年共對5個村進行了生態移民。農牧部負責2個,其余的歸發改委管。
 
        記者:上邊撥款多少?

       婁:每人撥1.5萬元建房補貼。由自治區撥款、由旗財政匹配。

       記者:保安村村民修建院墻旗里撥款多少?

       婁:具體是鄉里(負責),咱沒參與。

       記者:村里收的3.34萬元,農牧部沒有參與?

       婁:是村里和鄉里(的事兒)。

       記者:建民宅,農牧部負責監管嗎?

       婁:負責監管。監理公司也介入了。

       記者:哪個監理公司?

       婁:大羽公司(音)。

       記者:農牧部經常檢查?

       婁:對。

       記者:新房漏雨、天棚垮掉的情況農牧部了解嗎?

       婁:設計時,為了保證安全,在彩鋼上安裝了樹脂瓦,今春發生了一場大風。特別大。

      記者:你說的特別大有多大?

       婁:沒法描述。這里緊挨著風口,出了問題。趕緊讓施工隊維修。這是民生工程啊!從6月份開始,老百姓不讓維修。咱也知道,買個杯子,能說一輩子不壞?

       記者:哪個部門組織驗收的?

       婁:我們組織驗收的。

       記者:包括哪些部門?

       婁:財政、監理等4部門。

       記者:民宅驗收全部合格。

       婁:對。

       記者:我走了幾家,有安門時,門上邊的承重梁給撤了用泡沫堵上的。

       婁:只要承重梁不出問題,完全可以拿泡沫堵。咱們也是嚴格控制質量的。驗收是去年11月,住進的人有的把基礎改了,結構改了,咱能管嗎?整個是框架結構,上面上彩鋼瓦,用鋼筋框架,四面墻承重。

       記者:你說門上面用泡沫堵完全合格?

       婁:不是說用泡沫堵,他是施工中現實條件允許的。咱給他上一層磚,上一層鋼筋打上混凝土也行。

       記者:村民說門上原有一承重鋼,撤了裝門,然后用泡沫堵上,是否合格?

       婁:老百姓說不合格,他說做成什么樣的,咱可以馬上給他們做。

       記者:那是后話,老百姓說,這種情況下,都給驗收合格了!

         婁:施工中,55戶不可能戶戶都蹲著。

        記者:老百姓就說,驗收為啥合格了?
 
        婁:驗收,他也沒有讓我們看著驗收啊。
 
       記者:驗收,不得一戶一戶地驗收嗎?!

       婁:那我們也不能一戶一戶地都撬開、打開啊!

       記者:驗收就應該一戶一戶地驗收吧?!百姓不滿,這種房子,也驗收合格了!

       記者:頂棚跟煎餅一樣,又薄又脆。

       婁:風一吹,老百姓故意扯下來的。

       記者:你說是老百姓給扯下來的?!

       婁:咱可以維修。

       記者:據村民說,現在入住的只有七八戶,他們說惠民工程被搞成了豆腐渣工程。我想聽聽你們的說法。

       婁:這不可能!

       告別婁部長,記者就婁部長所說的“在彩鋼上安裝了樹脂瓦”這種說法,向尚廣義、張良、李海云進行了核實,他們給出了一致的說法:婁部長在撒謊!因為樹脂瓦下只有泡沫板。“婁部長他們可以過來實地查看啊!”尚廣義稱。

       采訪雖然結束,疑問依然很多:保安村收取每戶村民3.34萬元,是否是私自行為?是真的不知道民房、院墻有上邊撥款?如果是,為什么在移民獲得實情之前不告知?如此大的移民工程,蘇木政府為什么沒有派領導抓?關乎移民性命的民房,存在如此質量問題的民房,為什么全部通過驗收?牛棚為什么用稀泥砌墻、粘棚蓋兒?整個查布噶圖蘇木在2015年究竟為幾個村搞了移民?蘇木政府和旗農牧部的說法為什么不同?上邊撥款究竟是多少?這些錢究竟有多少用到了移民身上?

       在精準扶貧過程中,應該強化扶貧資金監管。扶貧部門要嚴格執行扶貧資金管理制度,加強監督檢查,規范資金使用,確保扶貧資金專款專用。同時,要加強政務公開,對每一筆扶貧資金的使用,都要做到政策、資金、項目三公開。充分發揮各村老黨員、老干部的監督作用,對扶貧項目實施進行經常性監管和全過程跟蹤,確保項目建一個,成一個,保質保量,杜絕個別人欺上瞞下,虛假作假。

       對于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查布嘎圖蘇木保安村村民所反映的問題,以及此項異樣生態移民工程的最后處理結果,本社將保持關注。
 
《法律與生活》深度報道組)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