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开奖是哪个电视台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

借兩百萬八個月后被追兩千萬,贛州女商人投訴警方越權辦案助長套路貸

本刊記者 李漠
 
       “蔡雅春落入了萬某峰、萬某宏、魏某等人的‘套路貸’陷阱,該案無論是發生地還是收到借款的結果地均在贛州市,蔡雅春卻被從廣州綁架到了萬某峰老鄉王某任所長的深圳福田公安分局梅林派出所。藍某等人越權管轄,強行插手‘套路貸’收債糾紛,制造刑事冤案,以幫助萬某峰等追討高利貸債務!”2018年11月22日,李某(蔡雅春的家人)氣憤地對《法律與生活》記者說:“我連續投訴,分局的黃警官是這樣糊弄我的:隔著玻璃,他讓我看他們調取的材料,幾秒鐘后他就收回了!我多次強烈要求,他才讓我看清楚內容:這是辦案人藍某以梅林派出所名義向市公安局刑偵支隊請求管轄蔡雅春案的呈報材料!黃警官就用這材料來向我證明梅林派出所對蔡雅春案有管轄權!”

\
(蔡雅春的母親向記者訴說相關情況)
 
       “隔著玻璃看呈報材料”

      今年8月11日,最高法下發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民間借貸案件的通知》指出,對“套路貸”詐騙等新型犯罪行為應予以刑事打擊,這讓在上訪路上奔波了幾年的李某激動萬分,他認為落入“套路貸”陷阱的蔡雅春有救了。
 
       然而,李某告訴記者:“蔡雅春被以涉嫌詐騙罪刑拘、判刑,是冤枉的,我們就不斷地投訴舉報,今年9月,福田分局讓我去說是給我答復,結果是糊弄人玩兒!” 
 
       “2018年9月27日上午,我應約到福田公安分局紀檢部門,黃姓警官在分局的信訪辦把他們調取的材料隔著玻璃給我看,幾秒鐘后就撤回了。在我多次強烈要求下,他才讓我看清內容,原來是一份由梅林派出所辦案人藍某以梅林派出所名義向深圳市公安局刑偵支隊請求管轄該案的呈報材料。”李某氣憤地說:“福田公安分局依據該呈報材料就說梅林派出所有權管轄!”

      “該呈報材料明顯不是刑事管轄的法律依據。”李某稱:“法律規定,下級公安機關向上級公安機關申請管轄后,如上級公安機關同意,應下發正式的法律文書——《指定管轄決定書》,下級公安機關在收到《指定管轄決定書》后,才能管轄。而本案中,僅僅就是一個呈報材料,得到的也是業務部門刑偵支隊同意,并未取得深圳市公安局同意,更沒有取得深圳市公安局的《指定管轄決定書》。所以,該呈報件沒有任何法律效力,更不能成為梅林派出所違法管轄本案的依據,難道福田公安分局的調查人員不知道該法律規定嗎?!而且,該材料呈報時間是2014年12月15日,此時離梅林派出所抓走蔡雅春整整過去了半個多月。因此該材料可以證明的是:梅林派出所在立案、抓人時,知道自己無權管轄。”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深圳公安局直至廣東省公安機關對該案都沒有管轄權。”李某稱,“蔡雅春從未去過深圳商議借款,并不認識也沒見過魏某,該借款整個過程均是由蔡雅春在江西省贛州市用電話和萬某峰等人在江西贛州的業務負責人萬某宏聯系的,結果地也是在贛州。根據2013年《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十五條規定,僅贛州警方有管轄權。《公安部關于受害人居住地公安機關可否對詐騙犯罪案件立案偵查問題的批復》[公復字 (2000)10號]文件也有明確規定——只有詐騙行為地、犯罪嫌疑人實際取得財產的結果地和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有權立案偵查,其他公安機關不能立案偵查。“可見,深圳市及廣東省作為轉款地是不能管轄的。因此,深圳市及廣東省公安機關對該案是沒有管轄權的!福田區公安分局梅林派出所越權管轄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放貸人收取在江西省贛州市的‘套路貸’債務!”
 
       “借200萬,8個月后就變成2350萬欠款!”

      “要說清蔡雅春的災難,要從8年前開始說起。”李某稱。

      “2010年,萬某宏主動結識從事林業開發的贛州女商人蔡雅春。萬是江西南昌人萬某峰的手下。萬某峰帶領魏某等人在深圳經營高利貸業務,萬某宏帶人在贛州市章貢區越秀花園小區設立名稱秘而不宣的深圳高利貸公司(下稱:‘公司’)辦事處,從事高利貸業務。2014年7月,蔡替人墊資數千萬元,但因銀行失信未續貸而致資金周轉困難。蔡在積極催討欠款的同時,還在廣東南粵銀行申請貸款,以解燃眉之急。萬趁機鼓勵、幫助蔡從‘公司’借款周轉。”李某告訴記者:“借款的利息極高,例如2014年10月12日,蔡借‘公司’的50萬元,第二日就要支付8萬元利息,月息高達480%,超過國家規定標準200多倍!”

      李某向記者出示了數十張銀行流水單,包括2014年10月13日給萬某宏匯款58萬元的銀行匯款憑證后告訴記者:借50萬元,隔天就得還58萬元,很可怕!蔡在3月份借的200萬元過了8個月后就變成了2200萬元!
 
\
(借50萬,第二天就得還58萬)
 
\
(蔡雅春匯款憑據)

      “2014年11月10日,萬要求蔡想辦法籌款先還2200萬元,等資金回籠后再放款。此時,蔡已經被‘套路貸’套住了,她表示無法籌措到如此多的資金后,萬從其‘舅舅’處借到600萬元,剩余1600萬元她讓蔡自籌。蔡找到朋友劉某、黃某等人借款,他們要求蔡自身賬戶須有300萬元才能出借1300萬元,當時蔡賬上只有250萬元。萬了解該情況后,又主動借給蔡50萬元。蔡湊足了2200萬元歸還了舊債。還清舊賬后,萬于11月11日安排‘公司’再借款給蔡。萬讓蔡的助理張某辦理借款合同等手續,張以曾某玲、賴某金的名義簽好合同向‘公司’借錢,同時按萬要求,收款賬戶中加上其男友謝某勝的賬戶。萬經蔡確認這三人是其指定收款人后,要求張安排在借款合同上簽好字后,通過微信傳給自己。按照一貫的做法,11月13日萬向謝某勝賬戶轉賬450萬元,11月14日向賴某金賬戶轉賬1000萬元,11月17日向曾某玲賬戶轉賬900萬元。蔡用這2350萬元償還了2200萬元借款。”李某稱,“當債務規模達到2350萬元的時候,他們認為收割的時機到了,于是就翻臉不再借款給蔡了。”
 
       “萬要求蔡在11月18日還清債務。蔡告訴他們其在南粵銀行荔灣支行的貸款已經批準了3000萬元額度的授信,再有1個月左右貸款就下來了,但他們不肯聽,就動手了。”李某稱:“11月20日,萬某峰帶了七、八個手下來到贛州找蔡,得知蔡去廣州辦理銀行貸款了,就立即追到了廣州,萬某宏對蔡雅春實施了非法的手機定位,在希爾頓酒店找到了蔡,并在21日15點左右將蔡綁架到了梅林派出所。”
 
       “梅林派出所越權辦案,幫助追討‘套路貸’非法債務”

      “那么,他們為什么把人綁架到無管轄權的梅林派出所呢?”李某激動地說:“因為所長王某也是江西南昌人,與萬某峰是同鄉。”

      “2014年11月21日15點左右,蔡被綁架到了梅林派出所,直到22日12點左右,派出所才放她出來。而且,警察藍某等讓蔡作了還款計劃!”李某稱,“更讓我們不能接受的是,他們明知蔡的家人一直等候在派出所門口,卻將她交給了萬某峰等人。萬某峰等人隨后將其綁架到了贛州,并非法拘禁在香江灣大酒店達8日之久!”

      “有多人嚴密看守并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且每日不停地威脅、恐嚇,逼迫她承認伙同劉某和黃某對萬某峰等人實施了詐騙。如果按照他們的要求辦,承認是合伙詐騙,那么此前蔡還給劉某、黃某的1400萬元借款就是贓款,警察出馬就可追回。蔡堅決不配合。他們使出了殺手锏:不配合就弄死蔡80多歲的老母親和女兒,蔡被迫屈從。”李某告訴記者:“萬某峰等以不法手段獲得蔡‘詐騙’的證據后,就打出了第二張牌。魏某捏造事實,向梅林派出所報假案,謊稱蔡雅春2014年11月11日在深圳福田區梅山街六駿茶館詐騙其2350萬元。沒有管轄權的福田分局隨即立案了,由梅林派出所警察藍某、汪某某等人負責辦案。他們明知道對該案無管轄權還越權辦案,辦案警察發現報案人魏某報假案后,還繼續偵辦,派出所來贛州抓蔡時,用的是萬某峰的車,當時是萬某峰的手下開的車。需要說明的是,梅林派出所的王所長是萬某峰的老鄉,梅林派出所涉嫌辦關系案為人追討‘套路貸’債務,我懇請相關部門徹查!”

      “辦案人員多次威逼和利誘蔡‘配合’他們,要承認‘詐騙’,要做虛假的有罪供述,還要為了‘自救’而誣告劉某和黃某。被逼無奈,蔡只好照辦。辦案民警還不客觀公正調查取證。”李某稱,“蔡在廣東南粵銀行荔灣支行申請貸款,該支行已經做完資產預評估,也出具了經辦人、行長簽名的授信報告(額度3000萬元),因蔡被抓,貸款手續停留在荔灣支行,未能上報至其上級銀行,調查取證的警察不去荔灣支行核實,卻跑到其上級銀行,當然獲得了‘查無此事’的證據。蔡多次陳述已將1300多萬元的債權憑證交給了萬某峰等人抵債,但《詢問筆錄》顯示的卻是300多萬元。”

      “對于蔡雅春千方百計籌集2200萬元,用于歸還之前欠放貸人2200萬元債務的事實,辦案人員在蔡雅春的《詢問筆錄》里避而不談。因為不這樣,就變成了蔡雅春千方百計借錢先還2200萬元舊債,然后在短短4天時間里再騙回來1900萬元!”李某激動地說:“整個偵查取證過程中,刻意回避萬某峰的公司是高利貸公司,蔡雅春的借款是高利貸,其目的不言而喻!”

      “蔡雅春被以涉嫌詐騙魏某1900萬元為由立案偵查的,但她被抓之前卻在積極地償還債務,而且付出超過了1900萬元:她已向高利貸團伙支付了680萬元現金,轉讓了1390萬元的債權,以放棄常某700余萬債權的代價,使常某為她所欠高利貸團伙的債務提供1000萬元擔保!這豈能是詐騙?!”李某稱,“但辦案人員卻無視這些!”
 
       “在偵查中,辦案人員涉嫌故意不查清本案真正的受害人是誰,以保護放貸人。在2015年6月29日,萬某宏向江西南昌青山湖區法院起訴蔡雅春等人索要這1900萬元中的1405萬元,魏某出具書證證明從他賬戶轉出借給蔡雅春的錢不是他的,是萬某宏的。而萬某宏發給蔡雅春的短信卻多次清楚地說明這筆錢是‘公司’的。那么,這筆巨款究竟是誰的呢?”
 
       一審法院判蔡雅春有期徒刑10年,她上訴到廣東省高院
 
      相關文書顯示:2014年12月31日,蔡被以涉嫌詐騙罪批準逮捕。2015年4月10日,福田公安向福田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5月25日,檢方退卷讓公安補充偵查。6月24日,福田公安補查重報,8月7日,檢方第二次退卷。9月6日,福田公安補查重報。9月24日,檢方將本案起訴至深圳中院。

      2017年12月30日,深圳中院做出 (2015)深中法刑二初字第324號刑事判決:被告人蔡雅春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繼續追繳被告人蔡雅春的詐騙犯罪違法所得人民幣1900萬,依法返還萬某宏、魏某。

      蔡雅春不服判決,上訴至廣東省高院,至今未判決。
 
       律師意見:本案定性、管轄權、認定事實有諸多問題

      江西宋城律師事務所律師黃益就本案發表了如下律師意見:

      一、本案的定性、管轄、辦案程序存在問題。

      該案是一起高利貸借款引起的經濟糾紛,根本不是詐騙,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區分局梅林派出所以刑事詐騙立案,明顯是以刑事手段幫助高利貸公司追討非法債務。

      《刑事訴訟法》和《公安部關于受害人居住地公安機關可否對詐騙犯罪案件立案偵查問題的批復》[公復字 (2000)10號]文件有明確規定:只有詐騙行為地、犯罪嫌疑人實際取得財產的結果地和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機關有權立案偵查,其他公安機關不能立案偵查。因此,即使該案有詐騙嫌疑,也應當由江西省贛州市公安機關管轄,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區分局梅林派出所對該案根本沒有管轄權。

      該案在2014年11月29日立案,當天下午在沒有傳喚嫌疑人,沒有取得犯罪證據的情況下,沒有取得上級機關《指定管轄決定書》的情況下,就直接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程序違法。

      訊問嫌疑人時,采取威脅、誘供等手段,要求嫌疑人“配合”按照此前被非法拘禁時被迫承認的“詐騙”作有罪供述。

      調查取證時不公正、不客觀,故意取偏證。對嫌疑人有利的證據故意不取,不利的證據甚至虛假的證據卻比比皆是。

      二、一審法院在認定事實等方面有錯誤。

      認定本案“被害人”是萬某宏、魏某是錯誤的。此二人是深圳高利貸公司的工作人員,并非本案案涉借款的真實出借人。案卷材料證明:蔡雅春向高利貸公司借款的合同等資料全部是萬某宏通過微信指導張某按“公司”要求做的。

       “公司”接受了蔡雅春的1300余萬元的債權憑證,用于沖抵欠“公司”債務,此債權轉讓是標準的還債行為,但《判決書》中卻稱:“即使客觀真實,亦與還款的實際行動存在差距,畢竟……轉讓借條不能表示實際的還款”。

      本案案涉的借款存在擔保,但法官張某等卻忽視了該重大事實,將正常的民間借貸定性為詐騙,造成了錯案。

      否定蔡雅春的資產和清償能力是錯誤的。蔡雅春是搞林業開發的,在2014年11月她向“公司”借款2350萬元時,共有44529.99畝林權和林地資產,經有資質的評估機構評估的價值為1.434億元。另外11處房產的價值,經評估為1892萬元,加上其債權為3522.9萬元,再加上房租、林權等收入,她當時的總資產價值為2.31億元。而她的所有債務僅為13776萬元,可見,她的資產價值遠遠大于她的債務。

     本案除了蔡雅春的認罪口供外,并無其他證據證明蔡犯詐騙罪。

      未排除非法證據,且以此為據,判處嫌疑人有罪。偵查機關屬于越權辦案,所獲證據屬非法、無效證據,一審法院理應查清事實,以無管轄權為由退案。即便不退案,這些證據也該按非法證據予以排除,但法院以此為據對蔡做出了有罪判決;法律規定,辦理重大刑事案件,訊問過程應當全程同步錄音錄像,如果沒有就應按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福田公安分局未予回應

      為了核實蔡雅春一方所反映的問題,2018年11月28日,記者來到了福田公安分局。
 
       公共關系室的羅姓工作人員禮貌地接待了記者。

      記者出示了記者證、介紹信后,請他聯系相關人員盡快就投訴給記者做出回應。

      直至發稿,記者未得到來自該局的任何回應。

      截稿前,李某在電話里向記者表示:“近日,中央強調:要準確認定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的性質,嚴格掌握入刑標準,堅決防止刑事執法介入經濟糾紛,堅決防止把經濟糾紛作為犯罪處理;嚴格依法準確適用刑事強制措施,發現錯拘錯捕等執法問題的,必須在第一時間依法糾錯!因此,我們堅信蔡雅春的冤案一定能夠昭雪,作惡者及其保護傘終將受到法律懲處,但我們希望這一天快些到來!”
 
       對于這起案件的最終結果,本刊將保持關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