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走势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汕頭潮南居民艱難舉報一“涉槍族親黑惡團伙”

  本刊記者 鄭榮昌

  2019年5月5日“法律與生活網”發表了《汕頭潮南居民艱難舉報一“涉槍族親黑惡團伙”》(簡稱“艱難舉報”)一文后,反響很大,讀者對文中寫到的多起惡性案件深感震驚,并一直關心案件偵辦的進展情況。


通緝令

  “艱難舉報”發表后,僅僅過了17天,當地公安機關就在網上通緝兩名團伙成員周欽洪、陳偉麟。為此,有多名舉報居民(受害人)給當地公安機關贈送錦旗。所以,記者也將這種樂觀情緒和樂觀理由傳達給了關心案件發展的讀者。

  然而,此后,舉報居民(受害人)陸續給記者打來的電話及來函,卻反映了他們日益增長的焦慮或疑慮。

  疑慮之一,舉報為何如此艱難

  他們表達的第一種疑慮是,他們舉報的事項,性質不可謂不惡劣,而且案發已很久。其中有的案件,已經舉報了十幾年,歷經中央和廣東發動的多次“打黑風暴”,黑惡勢力卻巋然不動。

  譬如這次報道中提到的周偉豪案。

  2003年9月23日凌晨,僅因一句口角,周偉豪被該團伙成員、通緝對象之一周欽洪等人打傷。峽山醫院的醫生正在對他施救,周欽洪帶著一幫人手持長刀、鐵棍等兇器,當著醫護人員的面,再次對他、并對護送他到醫院的兩位朋友大打出手,將他身上多處砍傷,包括將他雙手的手筋、雙腳的腳筋砍斷,并將他的兩位朋友打傷。

  報案后,公安機關抓了幾個人,讓周偉豪以及他的兩位朋友做了傷殘鑒定——周偉豪被鑒定為重傷,他的兩位朋友鑒定為輕傷。三個人在醫院醫治一個多月,光醫藥費就花了十多萬元。可是,最后被判定有罪的只是一名從犯,主犯周欽洪等人逍遙法外。而且,三位受害人只獲賠一萬多元。

  周偉豪說,周欽洪家族有錢有勢,為了自己及家人的安全,他后來選擇了忍氣吞聲。但是,十幾年來,身上的傷痛一直在折磨他,心中的委屈越積越重,加上這次掃黑聲勢浩大,且有媒體關注,他才決定為自己討回公道。這篇報道發表后,民警找他核實過案情,但還沒有一個說法。

  疑慮之二,兩名疑犯跑了

  居民表達的第二種疑慮是,這篇文章發表之前,他們還看見周欽洪、陳偉麟公開出現在峽山。“艱難舉報”發表之后,就發現兩個人逃跑了,而且被通緝了。他們感到很蹊蹺:為什么這么巧?是不是有人通風報信了?是不是有人安排他們先到外地躲一躲,等到打黑風暴過去了再回來?

  “艱難舉報”發表之前,記者曾給潮南區委宣傳部寄去采訪函,也收到該部4月17日的回函。回函中,該部轉告了當地公安機關的意見:案件正在偵辦中,不便接受采訪,但是,“公安機關十分重視居民的舉報,對舉報線索中發現違法犯罪嫌疑的已立案偵查。目前,該線索中成案的已經抓獲周某、沙某腦(已逮捕)等嫌疑人3人,案件已移送檢察機關起訴,其他犯罪嫌疑人也正全力組織追捕。”

  將居民這一疑慮與回函這部分內容聯系起來:既然4月17日之前就立案偵查了,而且對記者保密(保密是應該的),為什么沒過幾天他們又跑掉了?而且跑掉的恰恰是公安機關認為應該對居民舉報的案件承擔全部責任的兩個人?

  疑慮之三,真跑還是假跑?

  居民表達的第三種疑慮是,這兩個人是真的跑了,還是假跑了?或者說,他們跑是跑了,但是否隨時可以潛回?

  居民產生這一疑慮不僅有歷史依據,還有現實依據。因為2019年6月份,即當地公安機關發出通緝令之后,不止一位居民向記者反映,他們看見陳偉麟出現在峽山。

  一位郭姓居民說:6月25日晚上20時左右,我在峽山街道商貿城金祥路看見被公安部門通緝的陳偉麟從周某喜(周是居民重點舉報的團伙成員,周欽洪是他的妻弟,陳偉麟是周欽洪的侄兒)家里走出來,上了周某喜的車牌號碼為粵DA02XX的本田商務車。我馬上撥打110電話舉報,接聽電話的民警給我做了登記,說馬上派民警過去。但是,我后來又打110電話,接電話民警說找不到陳偉麟,視頻監控也查不到這輛汽車。

  緊接著,第二天晚上,另一位郭姓居民在峽山街道廣祥路看見陳偉麟從一輛本田商務車上走下來,進入金佳誠大酒店。這位居民也報了案。

  還有一位陳姓居民,不僅看見陳偉麟潛回峽山,還接到陳偉麟的恐嚇微信。他說,6月25日上午,我接到陳偉麟久違的微信,他問我:“前幾天你是不是在我上班的公司查了監控系統里的一輛黑色奔馳轎車的出入記錄?”他這樣問我,讓我很害怕,因為我知道他因持槍一事被警方通緝,也聽說他使用黑色奔馳越野車販運假煙被公安局扣了,我怕他懷疑是我舉報的,對我進行打擊報復。幾天后,我又在周某喜家門前看到陳偉麟,就更加害怕了。

  這些居民不僅給記者留下了身份證號碼,還給記者留下了聯系電話的。他們說,后來,陳偉麟又消失了。還說,另一名被通緝對象周欽洪已向警方自首。

  疑慮之四,舉報案件偵破遙遙無期

  居民表達的第四種疑慮是,他們舉報的大多數案件、包括記者這篇報道提及的大多數案件,舉報時間短則一兩年,長則十幾年,這篇報道發表也有近四個月了,受害人也拿出了足夠的耐心,甚至以送錦旗的方式婉轉敦促公安機關破案,但是,至今沒有破案。

  譬如,報道中提到的且都有證據證明其真實存在的販運假煙案、偷稅漏稅案、周某喜之妻被指違法占地案、槍擊周欽燦案、槍殺李贊隆案(居民認為主謀或主犯未被追究)等等,都沒有破案。除了周偉豪案等少數案件,甚至沒有相關部門執法人員向舉報人核實情況。

  居民說,過去那么多年都沒有破案,這次聲勢如此浩大的掃黑運動還是不破案,一旦等到運動過去了,破案豈不是更加遙遙無期。

  疑慮之五,槍支流出令人恐懼

  居民表達的第五種疑慮是,他們舉報的多起案件均涉槍,譬如槍殺李贊隆案、槍擊周欽燦案。然而,他們從未聽說犯罪嫌疑人是從哪里取得這些槍支的,誰應該對槍支流出負責,這些槍支后來去了哪里,盡管他們一再追問這個問題。

  他們舉報的團伙中有在任警官,他們擔心,涉案槍支來自該警官。他們說,曾看見該警官持槍出現在親屬參加的商務談判場所。記者還看到不少關于該警官以權謀私的舉報材料,及其擁有巨量私人財產的圖片證據,并且了解到,居民實名將這些材料和證據投送到多個部門很久了,至今沒有得到“查明屬實”“查明不屬實”“將進行調查”的反饋。

  槍擊周欽燦案發生近一年來,周欽燦不斷向當地公安機關舉報,并在舉報中提出槍支來源和槍支去向問題。周欽燦說:“陳偉麟在我的頻頻舉報中逃逸,在媒體報道后逃逸,他的槍呢?難道他帶槍逃逸?”

  多名關注槍擊周欽燦的居民也說,公安機關即便不抓人、至少應該查清槍支來源和槍支去向,并向舉報人、受害人作出解釋,以消除舉報人、受害人和其他居民對槍支流向涉黑人員的恐懼。


受害居民以送錦旗的方式婉轉敦促警方破案

后記

  記者采寫上篇報道時,曾與潮南區委宣傳部聯系并通過該部同當地公安機關聯系,還寄出采訪函,在采訪函中列出問題。采訪函中列出的問題比報道中提出的問題遠為嚴重。但是,該部和當地公安機關沒有具體回答這些問題。

  事實上,記者非常希望當地執法部門能夠通過媒體告訴當地居民和關注本案進展的讀者:他們一直在積極查處居民反映的問題,當地存在或不存在這樣一個涉黑團伙;當地存在或不存在“保護傘”。因為,當地居民和讀者已經等待很久了。

  遺憾的是,記者沒有得到這樣一個機會。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