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图表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浙江常山:農商行大樓緣何逾期兩年難竣工

本刊記者 李漠

      衢州市常山縣位于浙江省西部。

      在常山縣城東新區,有一棟高16層、建筑面積為3.14萬平方米的大樓——常山農村商業銀行(由常山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改制而成,下稱:常山農商行)大樓。該樓計劃竣工于2017年5月20日,截至目前已逾期700多天。
 
(大樓外觀)

      對于逾期的原因,2019年8月20日,徐海清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常山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下稱:常山農信社)不履行合同、非法分包,我們實際施工方不同意,他們就報復導致停工。我方借款支付了680萬元履約保證金,還墊付了1100余萬元工程款,基本完成了大樓的主體工程,然而,常山農信社不僅拖欠我方約3273余萬元工程款不給,還將我們驅趕并強占了工地。我們報警,沒人管。我年近70歲患有癌癥的老父親被迫上訪討說法,竟被公安局多次傳喚,還在本月初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
 
       “他們不履行合同,非法分包,項目停工”

      據記者了解,2015年12月23日,浙江宏圖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宏圖公司)與常山農信社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承建常山農信社營業大樓項目,工程內容為施工圖紙內的土建以及安裝等工程。
 
       2016年1月15日,宏圖公司將工程轉包給了徐林清(徐海清弟弟)和施觀利。

      “我方是通過宏圖公司承建的常山農信社大樓包括土建及安裝、弱電、消防、水電、裝修等所有工程。我方是該項目的實際施工方,我是實際施工負責人,全權負責該項目。”徐海清稱,“2016年1月29日,大樓開工。在施工過程中,常山農信社工程部經理江某某等多次要求我把掙錢的部分項目工程分包給他們指定的關系戶。我要求按合同辦事,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如 2016年6月8日,他們以金庫門有特殊的保密性為由,將金庫門甩項分包。此后,未經招投標他們將該業務包給他們的關系人施某某。難道施某某有相關的資質嗎? 還有弱電、亮化工程,他們未按合同約定沒有經過我們施工單位的同意,直接分包,并叫人進入現場,我方認為這違反合同條款,而且,這些都是屬于比較掙錢的項目,我方阻攔了他們。”
 
       “這樣,我們之間就產生了矛盾。他們多次在施工過程中刁難我們,甚至為了達到目的利用職務之便制造麻煩,造成我方無法施工。比如,我們順利封頂后,我方在例會上多次催促他們將營業大樓內墻體分割圖及變更圖紙確定下來,以便我方進行下道工序施工。他們一直沒有回復,直到我方于2017年1月10日發函催促,他們才在1月12日開始陸續將沒有通過圖紙審查的白圖紙交由我方施工。至今還有部分圖紙沒有到位,造成我方無法施工,因此無法達到綜合竣工驗收!”徐海清稱,“ 9月11日,我方收到常山農信社的函,他們提出因大樓內部使用功能調整,將弱電、消防、水電、裝修進行變更,但至今都沒有將這部分圖紙交由我方施工,2017年年底大樓基本處于停工狀態。我多次找他們溝通,都沒有結果。另外,他們增加了很多工程量,但至今未簽字確認。”
 
       “2017年年底,常山農信社改制為常山農商行。我們之間的矛盾不僅沒有解決,又有了拖欠工程款的問題,這讓我們非常痛苦。工程的合同造價約7573萬元,實際支付4300余萬元,尚欠我們施工方約3273萬元。此外,按約定,在大樓主體工程完工后,他們就該退還680萬元履約保證金,但他們卻不退還。”徐海清激動地說:“他們拖欠工程款、不退履約保證金,造成了400多萬元民工工資被拖欠和1500萬元材料貨款無法支付,致使10多位材料供應商將我告上法院。我的房子被法院查封。還有我們的項目資金有相當一部分是我和我父親、我奶奶等人在老家銀行貸款以及向親戚朋友拆借而來的,因無法償還,借款方多次來我家和工地逼債,我老婆受不了了就和我鬧離婚。”
 
(住在工地討債的丁銀花【中】向記者訴苦)
 
       “常山農商行強占工地,我們報警縣公安局不管”

      “2019年7月27日上午,江某某等雇傭幾十人,強行進入工地,將我們趕走,并強占工地。他們請來社會人員吃住在工地上,晚上還專門派人守夜,不讓我們靠近工地。”徐海清稱。

      “我們是墊錢施工,絕大部分錢是借來的,我們把身家性命押在了這個工程上,現在,你常山農商行不結清工程款就武力把我們趕出工地,我們沒法活啊,我那古稀之年、身患癌癥的父親和90余歲的奶奶及借錢給我們的部分鄉親,就到衢州市政府上訪討說法。常山農商行的領導不想辦法解決問題,卻多次找常山縣公安局,要把我和我的父親抓起來。”徐海清稱,“于是,我父親多次被外港派出所傳喚。因沒有違法事,2019年7月13日,外港派出所終止調查。8月1日,縣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我父親關進常山縣看守所。我父親是一位癌癥患者,2010年做過胃部切除手術,連續3年做過放射治療,身體狀況一直不好。常山農商行江某某等人率眾暴力侵占我們的項目工地,難道不涉嫌違法犯罪?我們報警,為什么沒人管?我年近70歲患有癌癥的老父親討要工程款,你縣公安局卻插手經濟糾紛,將他刑拘關進看守所,這是為什么?”
 
       “2019年以來,我方多次向浙江政務網,衢州農商行、浙江省農商行反映問題,希望早日解決,但都不了了之。”徐海清稱,“截至目前,比合同約定的竣工日期已經逾期700多天了,我們多次與常山農商行領導溝通,都沒有結果!”
 
       常山縣農商行:他們的說法不屬實
 
      帶著徐海清一方所反映的問題,記者來到了常山縣農商行進行求證。辦公室的黃姓工作人員在接待記者時說,他們所反映的問題不屬實。她告訴記者,自己對相關情況不太了解,江某某馬上就過來說明情況。

      十幾分鐘后,江趕到了辦公室。
 
       “他向縣里反映多次了,他講的都不屬實,我們也向住建部門回復過了。”江告訴記者:“我們與宏圖公司有合作關系,不與他有合作關系,宏圖公司是招標單位。我們開協調會開了多次。”

      關于徐海清所反映的“違法分包”問題,他說,不存在違法分包問題的。這合同上明確寫著的,金庫門由甲方自行安裝,因為涉及到保密問題。他說我私自分包,其實不對,招標是很多領導簽字的,不是我個人說了算。

      關于徐海清所反映的“江某某帶人強占工地”問題,他說是強制拆除有安全隱患的人貨共用電梯。因為有安全隱患,住建部門下發了兩次通知,要求拆除。是縣里組織的,是宏圖公司實施的。

     因為江有口音,記者害怕整理錄音有錯誤,就在離開縣農商行之前,提議他請示相關領導就投訴做出書面回復。

      8月30日中午,記者接到了常山縣農商行辦公室胡主任的電話稱將要書面回復。9月1日,該行予以書面答復,簡要如下:
 
       “常山農商行新建營業大樓工程于2015年10月30日,由常山縣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平臺發布招標信息,最終土建中標單位為宏圖公司。我方的合同簽訂對象為宏圖公司。

      在整個工程施工過程中,我方只與浙江求是工程咨詢監理有限公司、宏圖公司往來和發生關系,不存在徐海清所反映的情況。

      徐海清在信中反映的其它事項,與事實不符。”

      對于工程逾期的原因,江某某認為是徐海清一方阻止施工造成的。
 
       常山縣住建局:領導不在

      常山縣農商行大樓逾期事件有關部門是否處理得當?是否涉及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問題?記者于2019年8月21日,來到常山縣住建局求證。

      辦公室的王姓工作人員接待了記者。他讓記者去找建管科,胡科長告訴記者,接受采訪必須經過住建局辦公室的批準。

      記者只好請王姓工作人員聯系相關領導,他告訴記者,領導不在。

      記者請他復印相關材料,等領導回來予以轉交,然后給記者回復。

      直至8月30日,記者未得到回應,于是給該局辦公室打了電話。記者告訴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如果想書面回復,就在當日下午下班前聯系記者。

      但截至發稿,該局無人聯系記者 。
 
       常山縣公安局:不方便透露相關情況 

       為了求證徐海清遭遇執法不公的說法,記者在8月21日9時,來到常山縣公安局,政治處的應姓工作人員接待了記者。

      他說,案件正在辦理,不方便透露相關情況。 

      對于常山縣農商行大樓事件的最終結果,本刊將保持關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