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新时时彩走势图表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尋找失蹤青年阿志

顧雪迎
 
       2004年10月7日,河南鄭州新密市陳家村的老陳與剛大學畢業的大兒子阿志通了一個電話后,至今都沒有再見到阿志。
 
       那一年,阿志25歲。
 
 
       代號為“無名尸甲被兇殺案”
 
       2004年12月16日,在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大石鎮一個廢棄的養蛇場內,拾荒者在樹叢里發現了一個已經腐爛的黑色塑料袋,露出了一個人的部分遺體。
 
       經法醫鑒定,死者為一名20歲左右的男性,身高在1.65米至1.70米之間,是一名非體力勞動者,其死亡時間大約在兩三個月之前。
 
       大石鎮位于廣州市南邊,當地的外來人口眾多。在當時的條件下,警方沒有辦法查清死者到底從哪里來,他的真實姓名是什么。
 
       因為無法確認尸體的真實身份,在2004年12月17日該起案件立案時,其名字被叫為“無名尸甲被兇殺案”。
 
       在僅有的破案條件下,番禺警方做了很大努力。
 
       法醫仔細地提取了死者的DNA。當時,能為以后破案提供有價值線索的也只有這組DNA數據了。法醫說,骨骼組織有更高的耐腐蝕性,這組數據就是從骨細胞提取出來的。
 
       實際上,這組DNA數據的取得并不容易。案發時間是2004年,那時,我國公安機關DNA數據庫剛籌建兩年,分為中央庫、省級庫和市級庫。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是我國第一批具備DNA提取技術和設施的縣市一級公安局。
 
       2015年4月的一天,番禺分局老刑警彪叔拿著一份材料找到了他的搭檔。
 
       這是一份來自公安部DNA數據庫的比中報告。(2004)5436號案件中無名尸甲的DNA通過全國失蹤人員DNA比對,比中了河南鄭州新密市公安局所登記的失蹤人員阿志。該DNA為當地陳家村老陳夫婦親生兒子阿志的可能性大于99.9%。
 
       這個鑒定結論對于遠在河南的老陳夫婦而言,將是一個殘酷的答案。
 
       老陳說,自從2004年10月他和大兒子阿志通過最后一個電話,阿志就失蹤了。為此,老陳陷入深深的自責中。
 
 
       阿志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上海一家國有企業工作。阿志干得不開心,想辭職。老陳在電話里責備了阿志不懂事。后來,阿志就失聯了。老陳覺得是自己讓阿志負氣出走。
 
       阿志失蹤后,老陳夫婦張貼過尋人啟事,報了案,并四處找熟人打聽。但是,人海茫茫,他們始終沒有阿志的消息。
 
       直到2013年,家里的一個親戚當了協警,告訴他們,現在有了失蹤人口信息庫,可以采集父母的DNA。為了能找到失蹤的阿志提供比對的線索,老陳夫婦來到當地派出所做了DNA血樣采集。
 
      兩年后,番禺警方就得到公安部信息庫的線索通知。兩位番禺刑警來到河南,見到了阿志的父母。隨著老人的訴說,阿志的形象也不再是那一案卷中的簡單文字和代碼了。
 
      隨著進一步對阿志生前生活的了解,警方發現,他們低估了這起案件的偵辦難度。
 
       阿志是河南省鄭州市新密人。他是當地村子里的第一個大學生。當年,他考取了湖北省武漢市的一所重點院校,學習土木工程。2004年,阿志畢業分配來到上海。
 
       讓警方不解的是,阿志的死亡地點卻是看起來和他的生活毫無關系的廣東番禺。他的社會關系和死亡地點似乎不搭界。
 
       意外加入傳銷組織
 
       阿志為什么在大學畢業3個月后來到廣州番禺呢?他又為什么被人殺害?這幾個問題的答案成為偵破此案的關鍵。
 
       警方再三分析,阿志這個年紀最重要的社會關系是朋友和同學。警方決定從阿志的同學開始入手進行調查。
 
       警方了解到,跟阿志關系最好的同學是他的高中同學芳姐。阿志跟家人說過,芳姐是他認的干姐姐。
 
      警方找到芳姐時,她在一家銀行工作,已經成家,做了媽媽。至今,她對高中時代的阿志還有很深的同學情誼。
 
       芳姐說,阿志在廣州出事讓她想到了一通電話。2004年,阿志給芳姐打過一個電話,說自己在單位干得不開心,提到他們班有個女同學阿慧現在在廣州發展得不錯,他說考慮要不要過去看一看。
 
       芳姐說,阿慧是他們那一屆的同學,很多年沒回過老家。后來得知那幾年阿慧被人騙到廣東做傳銷。芳姐在阿志失蹤幾年后曾經遇到過阿慧,還問起來是否知道阿志的下落。
 
       阿慧說,當時阿志是被她叫去廣州的。但去了之后,他就不愿意在那兒了。然后,她跟他們的領導說讓阿志回去。領導說交給他們處理。
 
       警方認為,在當時,傳銷組織的特點是待人到后把人控制起來,限制自由,進行洗腦。所以,阿志在當地發生其他刑事案件的可能性不大。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番禺警方找到了阿慧。
 
       警方了解到,阿慧曾經在番禺加入了一個叫“恒天體系”的傳銷組織。
 
      為了完成發展下線的任務,她以介紹更好的工作為由,聯系了當時對工作不滿意的阿志。
 
       阿志于2004年國慶節期間來到番禺。阿慧去火車站接到阿志,把他交給了自己的上級。
 
      按照他們的規定,認識的人不能同在一個“家”。阿志就被分到了另外一個所謂的“家”。
 
      阿慧說,第二天,他們開始給阿志“上課”,也就是洗腦了。第三天,阿志所在那個“家”的負責人告訴她,阿志不愿意干,回家了。后來,她就沒有再見過阿志。
 
      由此,警方判斷阿志的死亡應該跟傳銷組織有關。警方希望能找到阿志死亡的第一現場,由此查到更多破案的線索。
 
 
       阿慧回憶,那時他們都是以所謂的“家”為單位在出租屋居住和活動。阿志一到番禺就進了出租屋。
 
       案件的第一現場有可能就是阿志所在的那個出租屋。阿慧配合警方拼命回憶,但由于時間久遠,她無法確定當時的出租屋在哪里。
 
       此時,警方分析案件后認為最重要的是搞清當時這個傳銷組織的組織架構。
 
       辦案民警讓阿慧一遍遍地回憶當時的細節。阿慧說,做傳銷的人來自全國各地,很多人用的是化名。她能想起的第一個人叫尚某華,是當時的“主任”,比“家長”要高一級,負責給阿志講課。
 
      除了尚某華,阿慧還想起了一個姓吳的人,他的職位是比“主任”還高一級的“經理”。阿慧說,當時組織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他安排決定的。可是,她除了知道此人姓吳,其他情況都不清楚。
 
      在阿慧的回憶下,警方初步架構起這個傳銷組織的組織結構。警方認為,阿慧提到的吳姓“經理”在傳銷組織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是關鍵人物。
 
      警方了解到,十幾年前,當地有一個由多部門組成的臨時機構——打擊傳銷辦公室,設在當地派出所內。
 
       當年,由于我國尚未就傳銷犯罪進行專門立法,因此,打擊傳銷辦公室的工作只是以驅逐為主,但其留有傳銷人員的詳細資料。
 
      功夫不負有心人,辦案民警在一屋子的資料里找到了吳姓“經理”的相關記載。在一起關于非法拘禁違法行為的報案中,警方解救了被騙入傳銷組織的人。當時傳喚了涉案的傳銷人員,除了吳姓男子外,還有阿慧提到的尚某華。
 
       隨后,警方立即使用大數據進行查詢,核實了當時的吳姓“經理”的真名為吳某玉,安徽人。2000年前后,他曾就讀于南京的一所高校。案發時,他剛好大學畢業。
 
       之后,警方決定從吳某玉就讀的這所大學入手,查找吳某玉和他的關系人。
 
       辦案民警在吳某玉就讀大學的上萬名學生資料里查找阿慧提到的每一個相似的名字。辦案民警說,吳某玉的級別下面有一個叫王某的名字,而在這所大學中,兩個人的學號居然挨著。王某不僅是吳某玉的同班同學,而且還是同一個宿舍的室友。
 
       他很可能就是阿慧所說的A級“老總”。
 
       辦案民警又回到河南,將找到的疑似當時傳銷組織人員的資料拿給阿慧辨認。阿慧認出了“經理”吳某玉和“主任”尚某華以及馮某江、程某文等人。
 
       案件終于水落石出
 
       隨著警方幾個月來在多個省市的深入調查和對大數據的分析,這張傳銷人員的架構表已由最初的5人發展到包括阿慧在內的13人。
 
       現在,表格中的這些人都過上了正常普通的生活,有的人是保險業務員,有的是手機銷售員,還有的是培訓機構的員工。  
 
      辦案民警清楚,找到當年傳銷組織架構中的這些人,并不意味著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他們中到底有誰參與了殺害阿志的行動呢?
 
      圍繞這張組織架構圖,警方展開了一場跨越河南、山東、安徽、廣東、內蒙古、福建等多個省份的抓捕行動。
 
      被抓的尹某來是王某、吳某玉的同學。當年,尹某來是給阿志上課的“主任”,案發時的主要負責人。警方初步判斷,他的嫌疑較大。
 
      尹某來承認,在2004年左右自己做過傳銷。自己是被吳某玉帶入傳銷組織的,并當上了“主任”,但他不知道有打死人的事情。而警方推測,尹某來很可能就是案件的突破口。盡管他沒有參與案件,但他卻是案件的知情人。
 
      后來,尹某來交代,阿志到番禺的第二天,因為反抗傳銷組織的非法拘禁被打死了。這件事報告給了上級“老總”,傳銷組織的負責人出面了。
 
      他們一方面告知阿慧說阿志不愿意干,讓他回去了;另一方面在案發第二天,他們“處理”了阿志的尸體。
 
       當年案發后,犯罪嫌疑人都作鳥獸散了。但他們一直揣著這個罪惡的秘密度過了14年,直到番禺警方找到了他們。
 
       警方認定,阿志被騙入傳銷組織后,在反抗過程中,被犯罪嫌疑人王某、吳某玉、程某文、馮某江、尚某華等人打死。犯罪嫌疑人王某將情況匯報給“老總”之后,第二天他們對尸體進行了分尸拋棄。最高級別的“老總”并不在開始的犯罪嫌疑人名單中。
 
       至此,(2004)5436號案件偵查終結,十余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殺人罪被移交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本文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今日說法》欄目聯動)
 
編后:
 
DNA技術和大數據庫的發展為警方破案提供了全新的手段。
 
但是,要偵破一起陳年積案,僅有科技的進步是遠遠不夠的。
 
如果沒有警方抽絲剝繭的細心、大案必破的決心、勇于擔當的精神和堅持不懈的責任感,這起毫無線索的案件也許就永遠沉睡于地下了。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