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彩票论坛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陷入炒作旋渦的網紅“水泥妹”贏了!

復林 
 
       烈日下,只見一位水泥搬運工背上三四包水泥健步如飛。觀眾若細細察看,會發現這位搬運工竟然是位女子……

       這段水泥搬運女工的視頻一度在網絡上收獲300萬粉絲,視頻中的女子也因此獲得“水泥妹”的稱號。

       但不久后,有自媒體直指此段視頻是炒作的騙局,一場名譽權風波由此展開。

       “水泥妹”走紅
 
       安徽省蕭縣村民張芳是一名80后,她與同村青年于斌自由戀愛結婚。張芳生下大寶后,從2010年開始跟隨丈夫到廣州市務工。于斌會電焊手藝,張芳就在工地上給他打下手,運送原材料。
 
       于斌長期從事電焊工作,強烈的可見光和大量的紫外光灼傷了他的眼睛。為此,于斌辭去工作,夫妻倆于2012年回到蕭縣。當年年底,張芳又生下了二寶。
 
       回到蕭縣后,于斌到水泥廠做裝卸工,收入比在廣州打工時少得可憐。
 
       家中有了二寶后,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見肘。于是,張芳便跟隨丈夫一起從事水泥搬運工作。
 
       辛勤的勞動得到了回報,夫妻同心協力攢下家底,不僅在自家宅基地上建了樓房,還在當地鎮上買了一處門面房。
 
       于斌心疼妻子,不想讓她再做搬運水泥的重活,提出用門面房開店做生意。然而,張芳卻有自己的打算,她想著將門面房出租,所得款項用于于斌爸媽的養老。趁著自己年輕,她和于斌繼續做水泥搬運工,為兩個孩子的未來攢下積蓄。
 
       2016年12月,于斌咳嗽不已,經醫院檢查發現他因多年受電焊煙霧及水泥粉塵污染致肺組織彌漫性感染。醫生建議他不要再從事水泥搬運工作了,休息治療一段時間后找其他工作做。
 
       于斌在家休息了一段時間后,還想去水泥廠干活,卻被張芳攔住:“我一個人干得了!”于斌拗不過妻子。自此,張芳去做水泥搬運工,于斌料理家務。
 
 
      做水泥搬運工雖然工作辛苦,但工錢當場結清,吸引了不少男勞力搶著干。在水泥廠,愿意干這個活的女子就兩個——張芳和她的弟媳王佳。張芳原來跟著丈夫一道干,不需要搶活。現在她獨自干,商戶生怕耽誤工夫,起初不太愿意用她。
 
      為了贏得老板的信任,張芳一次扛三四包水泥搬運,這才在水泥廠站穩了腳跟。

      弟媳王佳邊搬水泥邊錄視頻,成為網上的小網紅。看著嫂子張芳干活麻利的樣子,王佳對張芳說:“把你搬水泥的視頻錄到快手上,保證會紅。”
 
       2017年7月中旬,王佳幫張芳在快手網站注冊了“勵志水泥妹”的用戶名,并錄下張芳搬運水泥的視頻上傳到快手網站。
 
      其時,正是三伏天。張芳作為女子,一下子背起三四包水泥運送上車的視頻迅速引起大量網友的關注。
 
       視頻上,張芳對網友“為什么肯做搬運水泥的活”的問題作出解釋,她說因為老公生病才會扛起家庭重擔。
 
       當張芳說出“世上只有懶人,沒有窮人”這句話時,引起眾多網友的共鳴。
 
      當張芳洗去一身灰塵,梳妝打扮后重新出現在視頻里,網友紛紛點贊留言,“太感人了”“最美水泥妹”“現在到哪里找這樣好的女人呀”……
 
       聲譽大反轉
 
       2017年8月初,擁有數千萬名粉絲的網絡大V良噠關注了張芳搬運水泥的視頻。他根據張芳的丈夫于斌患病的線索,撰寫出《水泥妹扛水泥救助患癌癥丈夫》的勵志愛情故事。此后,“水泥妹”爆紅,粉絲量迅速增長到300萬人。
 
       張芳成了網紅后,她在快手視頻上開通了直播,每天上午雷打不動去搬運水泥,下午進行網絡直播。直播時的張芳顯得又累又臟,看上去讓人心酸,引得無數網友敬佩和同情。
 
       直播時,為了給“水泥妹”加油打氣并幫助她,有不少粉絲給張芳送禮物。后來,張芳為給丈夫治病、維持家庭生計而搬運水泥的事跡被騰訊網等多家媒體采訪報道,安徽、江蘇、山東等多地衛視也對“水泥妹”的勵志故事進行了報道。
 
       “水泥妹”的故事以及她引發的網紅效應引起了蕭縣有關部門的重視。2017年8月21日,蕭縣互聯網宣傳管理辦公室經過核實,發出通報稱張芳丈夫患癌癥一事系杜撰。緊接著,不時有網媒平臺發出對“水泥妹”的質疑文章。
 
       事隔一年后的2018年10月,安徽辛逸文化公司公眾號轉載發布《蕭縣“水泥妹”原來完全只是一場炒作》的文章。
 
       文中寫明“水泥妹”張芳不是真正的水泥工,稱其只是個想靠搬水泥走紅的小網紅。因為勞動者的手是根本無法偽裝的。在張芳搬運水泥的照片下,配有這樣的文字——
 
      “這不,就有網友刻不容緩地揭露了她,一天搬運96噸水泥,真的是沒誰了,有的人說一袋水泥是100斤,那么她在幾個視頻中同時扛五六袋(水泥)就走,這也是100斤?原來她是故意在網絡上拍自己那樣的視頻來吸引觀眾的眼球,博得眾人的關注和同情罷了,然后讓觀眾給她打賞”。
 
       另外,此文中配有蘭博基尼跑車的圖片,圖下標注了“水泥妹”的真實身份——這個聲稱一天可以搬運96噸水泥的“90后”媽媽原來是一個開跑車、用專業的設備和搬水泥這種特殊工作博取關注的人。
 
       一石激起千層浪。該文發布后,“水泥妹”在宿州市的負面評價增多,不少網友指責“水泥妹”無底線炒作,靠騙取他們的同情心賺打賞。
 
      2018年12月10日,張芳到公證處就《蕭縣“水泥妹”原來完全只是一場炒作》閱讀量進行公證。后經公證處公證此文系宿州辛逸文化公司(下稱辛逸公司)發布,閱讀量為4248次。
 
      轉載也侵權
 
      張芳于2019年1月15日向蕭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辛逸文化公司為其恢復名譽并進行賠禮道歉,賠償其精神損失撫慰金20萬元。
 
       法庭上,張芳對辛逸公司表示憤懣,稱其故意捏造事實、造謠誹謗,讓張芳的形象遭到致命的打擊,其真實和拼搏的正面形象已經蕩然無存,搬運水泥的工作和正常家庭生活也失去了秩序。
 
       張芳上小學的女兒回家甚至質疑她:“同學為什么說你是騙子?媽媽,我怎么沒見過你的紅色跑車?”
 
       法院當庭通過演示,在手機微信頁面,點擊文章并在頁面搜索欄內輸入“備受關注的蕭縣水泥妹”,相關文章有《備受關注的蕭縣網紅“水泥妹”》《“勵志”背后的驚人故事:坐駕蘭博基尼月入幾十萬!》《蕭縣“水泥妹”為了紅自導自演,涉嫌造假!》等。
 
        辛逸公司辯稱,其僅轉載發布過一次涉及“水泥妹”負面信息的文章,是整理轉載網絡公開的報道,并非捏造事實、造謠誹謗。
 
       法院經審理認為,名譽系對特定人格價值的一種社會評價。公民享有名譽權,禁止用侮辱、誹謗等形式損害公民的名譽。
 
        網絡用戶利用網絡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公民的名譽權受到侵害的,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可以要求賠償損失。
 
       張芳系網絡粉絲較多的公民,具有公眾人物的身份和地位。公眾人物的容忍限度以公眾人物的人格尊嚴為限。超出該范圍,則言論人應承擔侵權責任。
 
       辛逸公司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即轉載發布針對“水泥妹”張芳的文章與事實不符,足以造成對張芳社會評價的降低。
 
       辛逸公司的自媒體欄目閱讀量雖然不大,但其應當預料到轉播行為會給張芳及其家庭生活造成損害和影響,張芳有權要求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關于停止侵權一項,鑒于涉案內容已刪除,法院不再處理。關于賠禮道歉的責任承擔方式,綜合考慮辛逸公司的主觀過錯、侵權情節、影響范圍等因素,合理確定具體賠禮道歉的方式,支付張芳的維權成本。
 
       鑒于辛逸公司系轉載不正當言論行為,不是原創作者,張芳要求賠償精神損失撫慰金等損失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2019年5月20日,蕭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辛逸公司在其微信公眾號主頁位置連續七天發布聲明向張芳賠禮道歉,并支付其律師費用1萬元。
 
(文中人物及公司均為化名)
 
 
自媒體對公眾人物進行評價的必要限度
 
點評人:方曉霞(江蘇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首先,網紅也是公眾人物。

       通說認為,公眾人物是指一定范圍內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具有重要影響,為人們所廣泛知曉和關注,且能因此從社會中得到巨大利益,并與社會公共利益密切相關的人物。

      其以社會知名度和社會公共利益相關性為構成要件,二者缺一不可,共同體現了公眾人物的特性。

       在網絡環境下,網紅備受粉絲和社會關注,甚至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不可忽視。從這個層面看,網紅也是公眾人物。

       其次,自媒體對公眾人物進行監督和評價具有正當性。

      公民的言論自由是憲法賦予的權利,而自媒體是公民用以發布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事件的載體,也是反映民意的渠道之一。

      互聯網帶來了傳播業的變革,也催生了自媒體的迅猛發展,促使人們生活空間透明化。

       公眾人物往往代表著社會風尚,其舉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會對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帶來影響,應當受到社會和媒體的監督和評價。

       作為公眾人物,應該謹言慎行,恪守社會道德規范和法律法規,以正能量的影響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最后,自媒體對公眾人物進行評價時,存在一定的邊界和必要的限度。

      當下的網絡社會,公眾人物的隱私權與社會知情權、輿論監督權的矛盾沖突日益增多。在什么情形下會構成對公眾人物侵權呢?

      由于公眾人物容易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具有吸引輿論的性質;社會對公眾人物的評論具有全方位、多角度、縱深性、持久性的特點,公眾人物也有更多的機會通過媒體對相關報道或評論加以澄清;因此,公眾人物理應對社會評論具有更大的容忍義務。

       但是,如果自媒體對被評價的公眾人物具有“實際惡意”,即構成侵權。

       “實際惡意”原則是世界各國在處理公民隱私權與社會公共利益相沖突時堅持的一項基本原則,即以明知故犯或肆無忌憚的方式使用明知虛假的材料為認定侵權的標準。

      本案中,辛逸文化公司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發布轉載針對“水泥妹”的文章,且文字內容符合“惡意”的特點,故而構成侵權。

      此案的警示意義在于自媒體在享受言論自由的同時,需注意其言論的邊界和必要的限度;即使使用真實材料,也要用語規范、文明、理性。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