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采彩票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最美奮斗者”譚彥:在其面前法律為大的“鐵法官”

李云虹
 
  為隆重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學習英雄事跡、弘揚奮斗精神、培育時代新人,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務院國資委、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決定,授予張富清等278名個人、西安交通大學“西遷人”愛國奮斗先進群體等22個集體“最美奮斗者”稱號。原遼寧省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譚彥獲得“最美奮斗者”稱號,下面是《法律與生活》雜志對其進行的人物報道。
 
 
  15年前的2004年11月28日10時45分,對于普通大眾而言,是一個平常的時刻,但對于遼寧省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大連開發區法院)副院長譚彥而言,卻是他彌留在這個世界的最后時刻……
 
       (譚彥【1960年—2004年】,原遼寧省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副院長,中共十五大代表。1989年,譚彥被診斷患有纖細空洞型肺結核。面對醫生“必須長期全休治療,否則最多能活5年”的忠告,他以驚人的毅力與病魔進行抗爭,頑強地工作著。1996年,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胡錦濤同志作出重要批示,建議認真總結宣傳譚彥同志的先進事跡,樹立人民法官的高大形象,倡導秉公執法、無私奉獻的崇高精神。隨后,全國上下掀起了學習譚彥的熱潮。2004年11月28日10時45分,譚彥在北京去世,年僅44歲。譚彥被授予“全國優秀共產黨員”“中國杰出青年衛士”等榮譽稱號。2009年,入選“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
 

     “困難是一所名牌大學”
 
  風華正茂的譚彥懷著“考一所能當‘法官’的大學”的兒時夢想,以全校第二名的高考成績考入吉林大學法律系,走出實現自己夢想的第一步。
 
  1985年6月,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大連中院)專門派人前往吉林大學,將譚彥招到大連中院。
 
 
  早在1984年9月25日,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正式建區。那時,大連中院決定在此建立法院。為此,他們事先物色和抽調精兵強將,并成立了一個由4人組成的籌備組。
 
  20世紀80年代,大連市金縣馬橋子鄉響起了中國第一個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奠基禮炮。那里除了塔吊林立、推土機穿梭之外,還沒有任何基礎設施。有的還只是一方方玉米和滿山遍野的荒草,還有殘缺不全的炮臺和橫七豎八的亂石。
 
  當時,有人勸譚彥留在大連中院工作,但他執意要去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他在日記中寫道:“困難是一所名牌大學,只要用艱苦奮斗、奮發圖強、勇往直前這根多彩線把時間串起來,就能制作成一條美麗的項鏈。”
 
  當時,譚彥的關系掛在大連市金縣人民法院經濟庭。他一邊參加那里的審判工作,一邊三天兩頭地跑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到單位和農村了解情況,為籌建法院積累第一手資料。當年籌備組大大小小的材料都出自譚彥的手筆。
 
  1988年的五四青年節,對于譚彥而言,是個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他與自己的同事賈麗娜結為夫妻。婚后,譚彥更加努力工作,大連開發區法院審判庭的案件也逐漸多了起來,有時一天要開兩個庭。那年年末,全庭5名審判員,負責記錄和制作案卷的書記員只有譚彥一個人。與一名書記員配合1至2名審判員的正常情況相比,這相當于給譚彥的肩頭壓了三倍以上的重擔。
 
  不僅如此,譚彥還額外分管內勤、材料綜合等事項。譚彥的性格本來就屬于敏于思而訥于言,此時,他的話更少了,不聲不響地加快了生活節奏,超負荷地努力工作,常常要忙到深夜。
 
  譚彥曾經患過肺結核且被治愈了。但是,這段期間,由于工作過度勞累,條件又過于艱苦,他感冒了并且發燒燒得很厲害,但他還是一聲不吭,咬牙堅持上班。
 
  譚彥住的簡易房四壁皆霜,甚至連電冰箱的壓縮機都凍得不轉動了。他不得不把妻子送回娘家,自己一個人獨守“冰室”。之后,譚彥高燒持續二十余天,但他還是發狂般地默默工作了二十余天。
 
  1989年3月2日,譚彥的兒子出生了。然而,初為人母的賈麗娜躺在產床上卻哭了。誰也無法想象和體會她在那一刻的復雜心情:既為自己有了兒子而激動,又為生病的丈夫而擔憂。
 
  在高燒持續二十多天后,譚彥被同事強行送到醫院。醫生對譚彥的病情診斷是“慢性纖維空洞型肺結核”,要求他“長期全休治療”。好心的醫生私下告知譚彥的同事,他的病情相當嚴重,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治療和休息,“最多能活5年”。
 
  譚彥不知從何處得知了醫生的這句話,只是付之一笑。但對于尚在月子中的賈麗娜來說,這一噩耗猶如五雷轟頂,頓時將她初為人母的喜悅化為烏有。
 
  譚彥知道,人生的長短可以用時間來計算,但人生的價值是用貢獻來衡量的。從這時開始,譚彥開始了生命的“倒計時”,妻子賈麗娜含著淚陪他一道闖過生命中的峽谷。
 
       “就是死,也要死在工作崗位上”
 
  出院后的譚彥工作起來像是在拼命。他白天上班,晚上妻子幫他打吊針,他的胳膊上密密麻麻布滿了針眼……工作的勞累加上疾病折磨使他身體更加虛弱,體重急劇下降,他身高1.76 米,可體重只剩下40千克。即便這樣,譚彥也從未耽誤過工作。
 
  人們不知道的是,譚彥讓妻子到商店買硬度最強的布料,做成挺拔的襯衣、襯褲。審理案件時,他將其穿在身上,從而撐起法官服。冬天,他就在制服里面加上一身羽絨棉衣,只是為了讓自己的身體顯得強壯。
 
  譚彥開庭審理一起多人搶劫案。由于犯罪嫌疑人人數眾多,庭審需要到大連中院的審判庭審理,而大連中院距離大連開發區法院幾十公里。
 
  當時,譚彥正發高燒,身體非常虛弱。庭審從上午9時持續到下午3時,整整6個小時。誰也不知道,譚彥端坐在法庭上時,他的臀部已經磨破,鮮血滲透了褲子。
 
  在譚彥病重的1993 年至1994 年兩年間,大連開發區法院審判法官人均審理案件75 件,譚彥審理108 件;人均結案70 件,譚彥結案105 件,無一件發回改判。譚彥承辦案件的結案率、調解率、無超審限三項指標,均位列全院第一。
 
  譚彥一直記得孟德斯鳩的一句名言:“法律,在它支配著地球上所有人民的場合,就是人類的理性。”也正因如此,譚彥時時刻刻告誡自己:法律是神圣的,自己作為一名法官,應當像一滴水能反映太陽的光輝、一片綠葉能預示春天的來臨一樣,一輩子秉公執法,鑄成人民法官應該具有的靈魂。
 
  案件當事人,管譚彥叫“鐵法官”,而同事則將稱其為“老鐵”。
 
  在譚彥辦案的過程中,經常遇到有人為犯罪嫌疑人說情的情況,但譚彥說:“一個人生活在一個太古老的民族中間,公正地辦事注定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因為各種關系盤根錯節,摩擦系數太大。我能做到孟子所說的‘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也就夠了。”
 
  大連開發區法院的很多同事對譚彥在這方面的評價非常一致:“要譚彥辦關系案、人情案,是絕對不可能的。在他面前,法律為大。”
 
  譚彥曾在審理一樁經濟案件時,需要凍結一家企業的銀行賬號。當時,法院許多人的家屬在這家銀行工作,譚彥和這家銀行的行長是好朋友,私交很好。
 
  一天上午,譚彥和書記員來到這家銀行,該行行長熱情地接待,可一講到要凍結賬戶,行長似乎有心事,沉思片刻后對譚彥說:“你們在這里先等一會兒,我去辦一點兒事,馬上回來。”
 
  于是,譚彥耐心地等待。行長回來后,帶著譚彥等人去查賬。結果發現出現了意外:賬面上的資金已經全部被劃撥出去了,賬號內分文沒有。
 
  對行長欲蓋彌彰的行為,譚彥用近乎命令的語調說:“正因為咱們是朋友,為了叫你不犯錯誤,我才用法律提醒你,不管你和當事人是什么關系,在原則問題上,你不能含糊。若你執迷不悟,就不要說法律無情了。”
 
  這名行長見譚彥把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也只得實話實說:“那就把錢劃回來,你們按照法律辦吧。”
 
  于是,譚彥和書記員沿著一筆筆資金的流向,查閱了每筆款的劃撥時間、單位和經手人,發現一筆錢剛剛被劃走。這位行長被譚彥高度負責的精神和秉公執法的行為所感動,主動劃回了這筆資金,使這樁經濟案件順利結案。
 
       既要嚴格執法,又要啟發人的美好感情
 
  科班出身的譚彥對法律有著深刻的理解: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律,在經濟運轉中都是最高檔的“潤滑劑”。
 
 
  在平時審理案件時,譚彥特別關注在建立市場經濟體系中出現的案件,并認真迅速辦案,為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經濟大船的高速前進保駕護航。
 
  遼寧某首飾公司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公司(以下簡稱珠寶公司)成立時,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某礦產總公司(以下簡稱礦產公司)出了一部分資金。建成后兩家經常發生經濟往來。
 
  1994年,礦產公司更換法定代表人后,派人查封了珠寶公司的賬本、支票,并關閉了該公司的營業室。珠寶公司不服,將礦產公司訴至法院,認為其侵權;而礦產公司認為,珠寶公司成立時他們有投入,其應該是自己公司的下屬公司,查封自己的公司不算侵權。
 
  譚彥認真調查研究案情后,確認兩家公司是借錢關系,因為有借條;不算投資關系,因為沒有聯建合同。在此情況下,礦產公司查封珠寶公司屬于侵權行為——關閉營業室,破壞了公司形象,侵犯了名譽權;查封賬號和支票,在影響企業經營活動的同時,侵犯了財產權。依據法律,礦產公司要賠償珠寶公司在查封期間遭受的一切損失。
 
  審理珠寶公司在查封期間的損失時,譚彥對其中一筆生意的損失提出質疑。
 
  查封前,珠寶公司與在深圳的一家臺商簽訂了一筆珠寶買賣合同,并交了定金30萬元。可剛交完定金,公司的賬本、支票被強行封死,不能按期交易。于是,這家臺商視珠寶公司違約,帶走了30萬元。但是,這筆生意只有一張合同和臺商的一個30萬元的收據,沒有其他人證明。
 
  為了查實這一筆款項的真實性,譚彥、于韶華和珠寶公司的律師一行三人來到深圳取證。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找到了一名證人,查證了珠寶公司和臺商簽合同的情況及通過銀行交定金的手續。
 
  譚彥出差回來后,對此案進行了公正的判決,當事雙方都很服氣,并表示,經歷了這場官司,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法治教育,今后在市場經濟活動中,一定嚴格按照法律開展經營。
 
  既要嚴格執法,又要啟發人的美好感情,這是譚彥辦案時堅守的一個原則。正因如此,譚彥在審理案件時,既按照法律對當事人進行恰如其分地判決,又要下力氣進行多方調解,盡早使雙方的敵對情緒變為相互理解。
 
  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的一個包工頭林某因用料問題與外來務工人員發生爭吵。一個朋友要為他出氣,和他一起用棍棒毆打外來務工人員。當他們打到肖某某時,肖某某奪過棍棒往林某頭上打去,一下子把他打倒在地。經過醫院搶救,雖然林某沒有死亡,但需要長期住院治療。
 
  譚彥受理此案后,首先進行調查研究。他到醫院看望林某,看到林某頭部的傷勢的確嚴重:顱骨骨折,硬膜下淤血,引起腦疝;到遼寧省瓦房店市偏僻的文廣村找肖某某,肖家生活困難,幾間破房徒有四壁,揭開鍋看見的只有玉米稀飯,肖某某父親腳上的一雙布鞋已經穿了十年。
 
  這些情況給譚彥出了一道難題:林某要80萬元賠償費,肖某某家別說拿不出來這筆錢,就連8萬元他們都拿不出來。
 
  譚彥走訪了醫院、林家,先核實療傷的費用:林某首先帶人毆打外來務工人員是錯誤的行為,對這次傷害結果負有一定責任,因此,療傷費用需要其墊付40%。
 
  譚彥說服林家:“肖某某把人打傷致殘,由法院對他定罪量刑,為你們討回公道。至于賠償,他家貧寒,你們家富裕,我勸你們多一些理解。咱們是社會主義國家,不吃大鍋飯,仍是一家人,還是請你們體諒一下肖某某家的困難。”
 
  一次說不通,譚彥不放棄。在第五次前去時,林家想通了。最終,雙方達成調解,法庭公開審理,判處肖某某有期徒刑;林某療傷費用較多,但考慮肖家生活困難,一次性賠償受害人1萬元。
 
       沙粒雖小,卻能積成浩瀚遼闊的沙漠
 
  譚彥認為,法官辦案的最終目的不是懲罰人,而是教育人。為此,譚彥在具體辦案過程中,總是想方設法讓更多的人受到教育。
 
  一位老太太狀告兒子虐待她。譚彥受理后到村子里調查,證實這個兒子經常打罵母親,而且不給飯吃。譚彥對他進行了嚴厲的批評教育,他答應悔改,但不久卻又一次虐待老人。譚彥請示領導,準備把他拘留。這時,老太太又心疼兒子,幾次哭著找譚彥。她的兒子認識到虐待老人是犯罪行為,表示要痛改前非。
 
  譚彥向鄉里、院里建議在當地召開一次法治教育大會。會場上擠滿了人,不孝順的兒子痛哭流涕,向母親低頭認錯,當眾寫下了贍養老人的保證書。這位老太太也是淚流滿面,當眾表示原諒兒子。這次大會對該村村民的震動很大,全村紛紛簽訂贍養老人協議,開展爭做文明家庭的活動。
 
  譚彥上大學時,非常注重法律知識的學習和實踐經驗的積累。“我們當法官,頭頂著國徽,肩扛著天平,要用自己的行動確保天平持平,讓國徽生輝。”他說。
 
  正是在這個追求的鼓舞下,譚彥一點一滴地積累知識。他說:“沙粒雖小,一粒粒卻能積成浩瀚遼闊的沙漠;小草雖然柔弱,一棵棵卻能組成堅實而豐美的草原。”
 
  1994 年,譚彥的病情又一次加重,他被強行送進醫院。住院期間,譚彥的父親因病去世了。譚彥出院后才得知這一噩耗,趴在辦公桌上痛哭起來。下午開庭,譚彥強忍悲痛走進法庭,端正地坐在審判長席位上主持審判,好像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2004 年11 月21 日,譚彥燃燒的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余火,隨時都將熄滅。譚彥寫下了這樣一段話:“我此生有三大遺憾:一是為黨作的貢獻太少,二是給親人的關心太少,三是沒有讀完研究生。”
 
  2004 年11 月28 日,譚彥帶著感激和眷戀永遠地走了,時年44歲。
 
  譚彥曾在辦公桌上壓著一段名言:生命就如一朵火焰,漸漸燒盡自己。但當一個孩子新生了,他就得到一個新的火苗。他深深懂得這句話的寓意,時刻警醒自己的生命要為人民而燃燒,而自己又是這片新開墾土地上的新生兒,應以更寬廣的雙臂擎起照亮未來的火苗。
 
       本文部分內容來源于《燃燒的生命》一書,該書已由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