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擂台中彩网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成都教師失聯尋回,公眾有無知情權?

唐立明
 
       事件回顧
 
      據媒體報道,2019年9月16日,成都一名26歲的女教師余某某無故失聯,其母親表示女兒是在當日替學校送材料到教育局的過程中失聯,當晚進入地鐵站后就沒了消息。之后,社會各界人士積極參與轉發余某某親屬發布的尋人啟示,警方全力以赴進行偵查。
 
 
       五天后,余某某在甘肅省天水市被警方找到。社會公眾得知余某某平安的消息松了一口氣,但他們也迫切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對此,余某某家屬拒絕談細節,并表示不希望被打擾,相關部門也未就此事相關信息進行公開。對于余某某家屬前后態度,一時間喧囂塵上。
 
       有的網友認為余家人不負責任。在事件發生時,余某某家屬一邊畢恭畢敬請求社會公眾援助,一邊給警察、學校和教育局施壓。事后,家屬面對社會公眾的疑問就露出私事不便透露的姿態,可謂招之即來揮之即去,其對社會公眾缺乏最基本的尊重與真誠。
 
       而且,余某某作為一個成年人,非因被劫持等意外失聯,憑個人一時任性一走了之,不僅對其自己不負責任,而且對家人更是缺乏責任感。
 
       為此,筆者將對此事件中法律問題提出以下幾點意見。
 
       法律解讀
 
        解讀1  明確余某某失聯事件中的責任人
 
       余某某的親友在發布的《尋人啟示》中提及女兒是在替學校送材料到教育局的過程中失聯,但此舉是否有意將學校及教育局歸為責任方也未可知。筆者認為,在余某某工作期間,學校作為用人單位雖然對員工余某某負有安全保障義務,但這種義務僅為一定范圍內的注意義務。
 
        在本事件中,余某某屬因公外出,已超出學校履行安全保障義務之合理范圍,余某某個人應注重保護自身人身及財產安全。因此,對于余某某的失聯,在未查實存在學校、教育局或其他第三方對余某某實施侵權行為時,學校、教育局無須承擔任何責任。
 
       另外,根據媒體報道信息,余某某本科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后留學英國,目前擔任教師。親友稱余某某和家里關系很好,不存在吵架離家出走情形,同時親友還否認了余某某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那么余某某作為一名成年人應為自己的失聯行為負責。
 
       解讀2  搜尋工作所消耗的公共資源(如搜救費)的責任承擔
 
       繼北海潿洲島發生的兩起游客失聯事件,此次余某某的失聯讓公眾神經再一次緊繃。為此,社會公眾、警方等多方集結力量積極參與搜尋工作。
 
       余某某失聯五天后,其現身甘肅被民警尋回。依據《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條規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財產安全受到侵犯或者處于其他危難情形,應當立即救助;對公民提出解決糾紛的要求,應當給予幫助;對公民的報警案件,應當及時查處。人民警察應當積極參加搶險救災和社會公益工作。”
 
       然而,由于法律對于為此消耗的公共資源應由誰承擔尚無明確法律依據,因而在此事件中警方為搜救投入的人力、物力等公共資源應如何承擔仍處于懸而未決的狀態。
 
       縱觀近年來頻發的驢友任性出游失聯事件以及離家出走失聯事件等,搜救成本皆由政府買單。對此,筆者認為如因失聯人自身故意或重大過失引發公共資源消耗的,相關費用應由失聯人承擔。對此可通過立法進行規范,從而規范公民行為,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解讀3  余某某及其親友是否有義務向社會公眾說明事情真相
 
       由于余某某被找到后其家屬拒絕談細節,有關部門亦不及時向公眾公布事情真相,有網友將此事與前段時間發生的周口兒童失蹤案進行對比,懷疑余某某失聯一案是“謊報警情”的一出鬧劇。筆者認為,此事自導自演的可能性不大,余某某失聯后其父母著急并選擇報警以尋求各方幫助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
 
       對于“余某某失聯真相是否有必要向公眾說明”的問題,要從公眾的社會知情權及余某某隱私權說起。作為一個成年人,余某某的個人信息、私人活動、私人空間等都屬于自己的隱私,社會公眾無權干預也無權過問。但從余某某失聯五天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參與、幫助的角度來看,失聯事件已然上升到網絡輿情的高度,私人活動變為一個社會問題。余某某也因此被社會知曉,雖然其不是公眾人物但也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在此事件中兩方處于矛盾的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社會公眾要求行使社會知情權、了解失聯原因等事情真相;另一方面是余某某的家屬為維護余某某的隱私權尤其是私生活安寧權,對于公眾要求獲知的真相不愿告知。
 
      在處理余某某隱私權與社會公眾知情權關系時,可以從政治生活和公共利益、人格尊嚴、權利協調等幾個原則進行考慮:
 
       首先,在我國,個人隱私權原則上受法律保護,但在涉及政治生活與公共利益時,應犧牲個人隱私權進行讓位。其次,為保證社會公眾行使知情權,必要時公布的信息可以涉及他人隱私的,但應注意保護其人格尊嚴。再次,在隱私權與知情權發生一般沖突時,應適當進行協調,如通過較少內容、較小范圍的隱私公開,以滿足知情權的需要。
 
       筆者認為,本次失聯事件中不涉及國家政治生活及社會公共利益,余某某的隱私權不存在讓位于政治生活和公共利益的情形,讓公眾知悉余某某在甘肅省天水市被找到即是滿足公眾知情權的需要。
 
       另外,有部分網友堅持要求公開失聯原因,稱隱瞞真相的背后傷害著無數熱心的網友。雖然,余某某被民警尋回與社會公眾的幫助密不可分,但是如應社會公眾要求公開失聯真相會傷害余某某的人格尊嚴,公開的范圍及內容可到此為止,避免公眾過分夸大知情權范圍以及利用輿論壓力侵犯余某某的隱私權。
 
       與此同時,為避免對此事件的猜測以及謠言的滋生,相關知情部門應對此事輿論進行合理引導,預防和杜絕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解讀4  如何避免此類失聯事件的發生
 
       近年來,外出失聯案件連續發生,如23歲對外經貿大學畢業生劉某、四川22歲女孩龍某某、江西19歲女孩……
 
       筆者認為,失聯原因主要有以下幾方面:一是安全意識不高,遇人、做事缺乏安全因素考量;二是家庭責任意識不高,做事不考慮親屬尤其是父母感受;三是自我認知過高,自認為是成年人有能力應對遭遇的一切。
 
       對此,可從以下幾方面進行改變:一是從日常生活入手加強孩子安全意識教育;二是營造良好家庭氛圍,培養孩子責任意識;三是讓孩子對世界有興趣的同時,對孩子進行必要的挫折教育,跳出自我思維誤區。
 
      作者簡介
 
      唐立明  北京京潤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