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23億元釀成苦咖啡:七大法學家質疑的馬少華案久審未判

本刊記者  李漠  薛京

        經中央電視臺、《法制晚報》、《民主與法制》雜志等媒體報道,在國內轟動一時的馬少華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罪案,自2017年12月在貴州凱里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至今已16個月,但仍未判決,是創新的消費者集體經濟模式——合法眾籌?還是非法傳銷?仍無定論。
 
        2016 年6月,貴州黔東南州公安局遠赴1000公里之外的北京、杭州兩地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對馬少華及其經營團隊進行抓捕,并對其公司賬戶內近3億元“用于生產經營”的資金予以凍結。7月,凱里市公安局將其逮捕。2017年4月,凱里市檢察院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對馬少華等19人提起公訴,直至7月底,凱里市法院決定立案,而“6000余名”投資人卻為馬少華鳴冤,江平、高銘暄、陳光中、張明楷、陳衛東、陳瑞華等中國著名的民法、刑事和訴訟法學專家則認為:現有證據材料不足以認定馬少華及其團隊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現有證據材料也不能認定凱里市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
 
        “這是合法眾籌,不是違法犯罪”  

        “馬少華他們搞的是與直銷、傳銷截然不同的創新的消費者集體經濟模式——合法眾籌,而不是非法傳銷!”2019年4月7日,馬少華的家人馮青平激動地對趕到凱里進行采訪的《法律與生活》記者說。
 
(馬少華家人馮青平向記者介紹情況)

        據馮青平介紹, 1988年考入中國人民大學的馬少華畢業后又攻讀了碩士及博士,曾任多家大型公司管理咨詢專家組組長,主持過很多重大課題。2010年8月12日,他成立了北京東方財星國際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東方財星公司)。2015年在全國開辦連鎖的咖啡茶藝屋——“因為所以咖啡茶藝屋”。他還覺察到新能源汽車產業有著巨大的發展空間和前景,就并購了天津的電動物流車工廠和四川樂山的新能源客車工廠,成立了國宏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他的思路是通過發起的咖啡茶藝屋消費眾籌,在全國各地設立“因為所以”咖啡茶藝連鎖屋。購4.5萬元一張消費卡的會員不僅可在全國任何一家“因為所以”咖啡茶藝屋進行餐飲消費,還可以分享咖啡茶藝屋本身的部分利潤,以及分享咖啡茶藝屋投向電池廠、汽車廠等實體企業所產生的部分利潤。案發前,馬少華在全國已經開辦了70余家咖啡茶藝連鎖屋,還有幾十家正在籌備中。他們還收購了南疆農產品冷藏倉儲的公司,創辦了試圖讓廣大農村地區農產品與一線城市消費者進行對接的國宏普惠電子商城。
 
       “短短兩年間,馬少華他們創立的國宏金橋基金就獲得廣泛的認可,私募基金出資人及咖啡茶藝屋購卡人近3萬人,所籌資金除保障咖啡茶藝屋正常經營外,投資到了新能源汽車、新能源電池、冷鏈物流、電子商務等實體項目里。”馮青平稱。
 
        “但這一切都在2016年6月14日戛然而止。”馮青平說。

        “這一天,黔東南州公安局遠赴北京、杭州,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將馬少華等經營團隊35人抓捕,還對公司賬戶內近3億元用于生產經營的資金予以凍結。7月,凱里市公安局將馬少華等人逮捕。2017年4月,凱里市檢察院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對馬少華等19人提起公訴,但直到7月底,凱里市法院才決定立案。”馮青平說:“其實,該法院也沒有管轄權。關鍵是馬少華團隊不是傳銷,而是創立了與直銷傳銷截然不同的新型的消費者集體經濟模式。在這種模式里,有高達64%的靜態投資人,他們在投資之后完全沒有發展他人的行為,而其他人也只是零散地向親屬推薦項目。投資人更為關心的是項目的進展,而不是發展人員的獎勵,因為有優質的實體企業的發展壯大保障他們未來的投資收益。這種模式的總銷售傭金不超過30%,由于5年內不分紅且無利息支出,比其他民營企業借高利貸月息2分3分負擔輕得多。”
 
        “眾多投資人為馬少華鳴冤”

        為馬少華提供辯護的北京市大禹律師事務所出具的《關于收到國宏項目投資人來信情況的統計說明》中,有這樣的表述:本所共收到來自全國128個地區的6141位投資人聯名信件,信件內容均表達認可公司的經營理念,相信公司的市場前景,自愿參加國宏眾籌項目,投資人認為中科泰能擁有新能源汽車電池領域內15項重大科技專利,在其領域內處于領先地位,在全國已經建設數個生產基地,生產的電池性能優越質量穩定,產品的市場前景廣闊,并且被天津市濱海新區科學技術委員會認定為63家天津市市級高新科技企業之一,國宏汽車是天津市重大招商項目之一,受到當地政府的特別支持,其產品已進入工信部公告目錄,產品的質量、銷售都處于全國領先地位,具有非常良好的前景。2017年12月在貴州凱里市法院對馬少華等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一審開庭過程中,本所律師將上述信件作為證據予以提交。
 
       查閱來自陜西安康市、甘肅嘉峪關市等地的北京中科泰能、杰豐果業、國宏基金“投資人”的請愿書 ,記者看到多人簽名為馬少華鳴冤請愿。
 
       記者向馮某義等進行了求證。他們均向記者表示,請愿書上的簽名為自己自愿所簽。

       投資12.5萬元的馮某義還激動地說:這么好的項目,搞成這個樣子不可思議!

       法庭激辯

        2017年12月11日,凱里市法院正式開庭審理馬少華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罪案。

       據《法制晚報》相關報道,公訴人指控馬少華等人租用國宏大廈作為辦公地點,虛構擁有“高能鎳碳超級電容電池”技術、研發“國宏汽車”等對外進行虛假宣傳,成立中科泰能公司吸納資金,啟動北京國宏金橋財星創業投資中心以私募股權的名義“融資”,以東方財星作為基金管理人,采用“雙區發展、多層次獎金分配”的模式誘導會員,實現“獎金”利益最大化。起訴書還顯示,該組織以中科泰能“高能鎳碳超級電容電池”項目是國家發改委項目、在全國各地有10余個生產基地、市場前景好、上市后就能獲得10至50倍回報為噱頭,在全國各地組織召開項目投資說明會、推介會等進行虛假宣傳。因內部利益沖突,2015年年初,馬少華終止國宏金橋私募基金,利用“因為所以”咖啡茶藝屋作為宣傳平臺進行“融資”。經鑒定,截至案發前,該傳銷組織共計發展會員29449人,組織結構共41層,吸收資金23億余元。律師辯稱,所有的投資實體是真實的,在“高能鎳碳超級電容電池”、“新能源汽車”、“冷藏倉儲物流”等領域擁有大量專利技術,部分專利是從一位周姓院士的手里受讓而來的,有專利文件佐證。涉案資金全部投入實體,案發前生產新能源貨車3000余輛,沒有轉移或揮霍,不構成傳銷犯罪,而是一種眾籌行為,是商業模式創新。
 
        據《民主與法制》雜志相關報道,辯護律師始終認為凱里市法院不具有管轄權。在庭審中,證據清晰地顯示馬少華經營管理的公司注冊地、經營地均不在凱里市,所有購買“因為所以”咖啡茶藝消費卡的29449位會員沒有一位是在凱里市簽訂合同或者打款繳費,沒有任何一位被告人的居住地在凱里市。刑事訴訟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法院管轄。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法院審判更為適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法院管轄。”本案與凱里市沒有任何關聯性,且凱里市法院也沒有獲得任何上級法院的指定管轄。

        “擁有管轄權是司法公正的前提,凱里市公安機關在完全不具有管轄權的情況下,強行管轄的目的,就是通過將本案辦成傳銷案而將凍結的3億元現金罰沒至凱里市財政!”馬少華的辯護律師李遜稱,“我們同樣質疑沒有管轄權而強行審理本案件的凱里市法院的目的!”

       專家意見:現有證據材料不足定罪

      2017年8月,江平(著名法學家,現任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最高人民法院特邀咨詢員等職)、高銘暄(新中國刑法學的主要奠基者、北京師范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博士研究生導師)、陳光中(新中國訴訟法學奠基人之一、最高法特邀咨詢員、最高檢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張明楷(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最高檢公訴廳副廳長等)、陳衛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最高檢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等)、陳瑞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法官學院教授、國家檢察官學院教授、中國訴訟法學研究會刑事訴訟法專業委員會委員、最高檢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等)、李奮飛(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法學會案例法學研究會常務理事)等專家就馬少華涉嫌組織、領導傳銷罪一案涉及的相關法律問題進行了認真研討,并形成了如下專家意見——
 
        凱里市法院對本案沒有管轄權,也不宜指定該院管轄。《刑事訴訟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轄。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審判更為適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轄”。但是本案中,無論是犯罪地還是被告人的居住地均不在貴州省黔東南州凱里市。從現有證據材料來看,馬少華的戶籍所在地、經常居住地以及其所領導的所有集團公司注冊地、經營地、主要募資地均與貴州省黔東南州無關。《起訴書》指控的全部 19 位被告人的居住地均不在黔東南州。本案涉案企業的總公司在北京,生產型企業在新疆、天津等地,募資團隊主要在杭州。公安機關在整個偵查階段的偵查活動均屬于無管轄權的違法偵查;凱里市法院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超期羈押、剝奪被告人辯護權。

        認定馬少華及其團隊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證據不足。《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的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規定落腳在“騙取財物”,同時考慮到該罪名衍生于二百二十四條合同詐騙罪,可見對于非法占有的認定是指控該罪的基礎要素。馬少華等人是否騙取財物,或稱其是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實施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的行為,是正確認定本案的關鍵,但顯然起訴書對于關鍵事實存在錯誤認定和模糊認定。中科泰能鎳碳電池的研發生產、國宏汽車集團的生產、銷售等項目都是真實存在的,說明本案中不存在“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通過投資虛假項目募資的情況。起訴書中關于馬少華等人投資實體項目為虛假的認定是錯誤的。本案中的部分情況確實與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相關規定相符,但是起訴書沒有準確區分經營型傳銷和詐騙型傳銷,僅抓住層級結構這一特點就認定構成犯罪,而不去辨析扣除融資成本是否能夠支撐實體項目運行,模糊銷售業績計酬和發展人員數量計酬這一根本,導致錯誤認定。

(中國著名的民法、刑事和訴訟法學專家出具的《專家論證意見書》)
 
        凱里市公安局:等判決結果出來再說

       為求證馬少華一方所反映的問題的真實性,2019年4月9日,記者來到了凱里市公安局。

        出示記者證、單位介紹信后,記者表明來意。

        政工室的陳主任和政工室宣傳組的黃組長接待了記者。

        陳主任告訴記者,案子已經到了法院,等判決結果出來再說。
 
        凱里市人民法院:庭審時已對管轄權進行答復

        帶著需要求證的問題,記者來到了凱里市人民法院。

        辦公室的毛主任接待了記者。

        記者請她請示法院領導就相關問題予以回應。她請示之后告訴記者,接受媒體采訪須經市委宣傳部批準。記者告訴她江平等專家進行論證給的結論是凱里市法院對本案無管轄權。記者請她聯系領導對此予以回應。 她說等請示之后再予以答復。

        此后,她告訴記者,在庭審時已經對管轄權進行了答復,以此為準,另外,案件正在審理中,不方便接受采訪。

        究竟是創建了與直銷、傳銷截然不同的新型的消費者集體經濟模式——合法眾籌?還是違法傳銷?讓我們對凱里市法院對馬少華團隊的判決結果拭目以待。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