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双色球0069预测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河南安陽:一起建筑施工款糾紛背后的真與假

       2019年6月至7月間,本社數次收到河南省安陽長明工業園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長明公司)實名舉報何輝(化名)在民事訴訟中涉嫌虛假訴訟的違法犯罪行為,并寄來判決書、司法鑒定意見書、安陽市政府工作組備案的相關文件、對賬協議等等一系列證據,呼吁本社發揮輿論監督職能,促進依法糾正錯案,保護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

       在“優化營商環境”和打擊“虛假訴訟”是今年國家和司法機關的重中議題的背景下,我社派記者對投訴中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2019年6月至7月間,本社記者聯系到了代理長明公司的北京若辰律師事務所主任于若辰了解案情,并兩次到案發地對涉案的關鍵證人進行了采訪,了解到——
 
       安陽中院曾經支持長明公司的訴求
 
       施工承包人何輝,在與開發商長明公司簽完結算對賬協議后的第五年,于2016年4月1突然向安陽市龍安區人民法院遞交起訴狀,訴稱長明公司欠其960余萬元建筑工程款。在何輝遞交起訴的證據中,附帶建設工程造價合同。

       一審法院受案后,通過認真核實涉案工程造價對賬協議,認為即使長明公司欠工程款,按照造價合同,也應該是770萬元,而不是何輝主張的960萬元。于是,何輝遂將起訴標的額變更為770萬元,繼續起訴長明公司。
 
       接到起訴狀的長明公司認為,自己不但不欠何輝的工程款,經過雙方最終對賬協議,應該是何輝欠長明公司976萬元,應該退還。理由是:長明公司按照約定已經足額付清何輝的建筑款,但經建筑質檢部門查驗,何輝并未按照約定建設消防、上下水、通電等工程,而且部分承建工程質量不達標和土地款,連同需要代扣代繳的國家稅費后,實際上何輝還欠長明公司款項976萬未退還,上述內容在雙方最終對賬協議上已經寫明,且雙方均簽字蓋章確認。

       但在法庭調查過程中,原告何輝堅稱:長明公司未支付其一分錢工程款。為此,長明公司提供了何輝收到工程款1400余萬元的70余份收款單據,但何輝對收據上的簽名和手印拒不認可是自己所簽。于是,長明公司依法要求對何輝領款收據進行司法鑒定,但龍安區法院在一審時沒有支持長明公司的要求,并判其敗訴。長明公司不服,上訴到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二審法院認為,被告長明公司提出鑒定涉案的最關鍵證據請求合法有據,應予支持,故依法撤銷原判,發回原審龍安區法院重審。
 
       有了司法鑒定,長明公司還是敗了
 
       此案的焦點:原告何輝說“被告長明公司從未給付工程款”,被告長明公司說“已經足額付清,而且有證據”。

       雙方各執一詞,在這種情況下,證據就顯得尤為重要。

       而且,被告長明公司堅決要求對何輝的收款簽字和手印進行司法鑒定。在法庭上,當主審法官在眾目睽睽之下,詢問何輝是否同意鑒定時,何輝說所有收據都是偽造的,如果鑒定出來是何輝本人的,他全部認可(有庭審筆錄為證)。

       于是,法庭通知何輝需要去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進行鑒定,到達北京鑒定機構后,發現何輝按手印手指的指面破損,但為了查明真相,長明公司依然強烈要求何輝配合鑒定。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鑒定人認為:何輝的手指傷情不影響鑒定的公正性。于是,對何輝的簽名和手印進行了取樣。
 
       最終,此司法鑒定在“分析說明”中寫到“檢材1至檢材21與樣本字跡5間相同特征表現在各個方面,綜合評斷,兩者特征的總和屬于本質特征性符合,反映出同一人的書寫習慣。

       “鑒定意見”認為:“檢材字跡1至檢材字跡21所提供的樣本字跡1至樣本字跡5均是一人書寫。”

       此司法鑒定一出,長明公司認為,此案有了鐵的證據,一定會贏。但不知為何,龍安區法院在收到該鑒定意見后,令人不可思議地要對本案進行調解,被長明公司拒絕。
 
       隨后,更令人奇怪的事情又發生了:就在龍安區法院下達判決書的數日前,何輝突然主動到龍安區法院遞交新的口供,內容是:我回憶起來了,長明公司陸陸續續給過我300多萬元工程款。隨后,龍安區法院也就將原來判決的770萬元減去300多萬元,第二次判決時判令被告長明公司給付何輝410萬元。而且,在判決書中說“何輝簽字的位置及字體并不相同,在真實性與本案關聯性方面存有瑕疵。”  
     
       所以,雖然有了此司法鑒定,但長明公司還是敗訴了。
 
       長明公司控告何輝涉嫌詐騙、虛假訴訟
 
       那么,何輝對此司法鑒定中的簽字和手印是如何解釋的呢?

       何輝在法庭上說:“簽字、手印是我的,但內容不認可。”

       法官和長明公司的代理律師當庭詢問何輝,那你為什么在那么多張收款單據上簽字呢?何輝說:“我與長明公司的負責人是朋友關系,每次與長明公司吃飯喝酒,當我喝醉酒后,長明公司的人抓著我的手簽字并且摁手印。”

       這合乎正常情理和邏輯嗎?

       在2019年6月6日的采訪中,記者也問過長明公司,為什么給何輝這么多現金,曾經是長明公司合伙人的劉雙保、劉付堂兄弟說,我們工廠盈利的現金,我倆親手交給何輝580萬元工程款,其他支付的工程款來源于售房收取的現金。他倆在記者采訪筆記上簽字確認其所述的內容完全屬實,并且按了手印。

       我國刑法第307條對“虛假訴訟”的構成是這樣規定的“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的。”
 
       根據此法律規定,被告長明公司認為何輝的行為屬于“虛構事實”和“捏造債權。”于是在2018年8月左右到安陽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機關控告何輝詐騙、虛假訴訟。

       該分局,在進行取證調查了八個月后,即將作出結論時,國家下達了關于虛假訴訟案件管轄權的最新規定,于是,該分局將此案移交到龍安區公安分局管轄。

       而龍安分局在2019年5月20日下達不予立案通知書。兩天后,長明公司向安陽市公安局提出復核申請,強烈要求追究何輝的詐騙、虛假訴訟的犯罪行為。
     
       長明公司代理律于若辰認為,根據目前的證據表明,何輝的行為涉嫌觸犯了刑法規定的兩個罪名,一是詐騙,二是虛假訴訟,屬于刑法規定的競合犯,如果查證屬實,應當擇一重罪處罰。

       記者問于律師的法律依據時,她說“因為何輝的主觀目的是非法占有他人錢財,客觀上采取了虛構事實、虛假訴訟的行為,符合犯罪構成要件。”

       2019年6月5日,經過安陽市委宣傳部協調,記者到安陽市公安局了解情況,該局宣傳處的張保華科長向法制支隊介紹了情況,并將長明公司的控告信復印,轉交法制支隊領導,同時也將記者的聯系方式留下,答應盡快給本社回復處理意見。

       6月21日,安陽市公安局法制支隊辦案人員將控告人長明公司法定代表人郝杰雄叫到本單位,以“本案重大、復雜”為由,書面下達了通知書,對何輝是否構成犯罪延期審查一個月。

       但7月中旬,長明公司卻接到了不予立案的通知。這使長明公司不能接受。現在,龍安區法院執行局對長明公司的房產、賬戶進行了查封,對企業造成及其惡劣的影響及較大損失。

       為此,長明公司與其代理律師已經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有關部門進行控告,也收到了有關案件處理的反饋。

       本社在調查后,也將本案存在的疑點向中共安陽市委、政法委、紀檢監察委等部門以公函的形式書面反映,希望有關領導監督辦案單位依法慎重對待此案,明察秋毫,公正裁判。

       本社發函后不久,龍安區原審把到長明公司的負責人叫到法院,告訴其“可以申訴。”

       長明公司回答“選擇什么方式維權,是我們的權利,我們愿意控告就控告到底。”

       記者手記

       2019年是國家全面優化營商環境的一年,各級司法、行政機關都全面落實習總書記講話精神,依法保護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而且,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在報告中指出:2018年“監督糾正1484起‘假官司’”今年將加大力度打擊整治“假官司。”但在司法實踐中,個別公安機關,往往以法院民事判決為準,只要法院判決勝訴,就“不予立案。”所以,部分虛假訴訟得不到應有的打擊。
 
       “假官司”的橫行與泛濫,違背了誠信訴訟原則,不僅損害受害人的合法權益,而且,破壞了司法的公信力,也給社會治安埋下隱患,本社對此案繼續關注。(《法律與生活》 雜志記者)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